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人类世的“资本论”(译文坐标)

書城自編碼: 3875619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經濟經濟學理論
作者: [日本]斋藤幸平
國際書號(ISBN): 9787532792528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06-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54.0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这就是心理咨询:全球心理咨询师都在用的45项技术(第3版)
《 这就是心理咨询:全球心理咨询师都在用的45项技术(第3版) 》

售價:HK$ 153.6
正说清朝十二帝(修订珍藏版)
《 正说清朝十二帝(修订珍藏版) 》

售價:HK$ 105.6
黑海史:从历史涟漪到时代巨浪
《 黑海史:从历史涟漪到时代巨浪 》

售價:HK$ 115.2
我,毕加索
《 我,毕加索 》

售價:HK$ 60.0
投资真相
《 投资真相 》

售價:HK$ 81.6
非洲大陆简史(萤火虫书系)
《 非洲大陆简史(萤火虫书系) 》

售價:HK$ 93.6
知宋·宋代之军事
《 知宋·宋代之军事 》

售價:HK$ 94.8
我能帮上什么忙?——一位资深精神科医生的现场医疗记录(万镜·现象)
《 我能帮上什么忙?——一位资深精神科医生的现场医疗记录(万镜·现象) 》

售價:HK$ 81.6

 

編輯推薦:
日本现象级畅销书,狂销50万册!
马克思缘何受到日本年轻人青睐?
85后天才经济学家斋藤幸平代表作
打破“经济增长”的魔咒 ,在危机时代重新发现马克思
內容簡介:
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保罗?克鲁岑提出,在地质学上,地球已经进入了被称为“人类世”的新纪元,即人类活动的痕迹完全覆盖整个地球表面的年代。
物种灭绝、生态污染、二氧化碳超标……现代化带来的经济增长曾许诺我们富裕生活,实际上却不断透支当下乃至未来世代的生存资源。超富裕阶层或许还能维持眼下的奢侈生活,我们绝大多数平民却不得不拼命寻找活下去的方法。
要在资本主义的尽头找到突破,我们需要回到马克思。尤其是在与生产力至上主义和欧洲中心主义诀别的马克思晚年思想中,重新发现“可持续性”和“社会平等”实现的可能性。在环境危机刻不容缓的当下,“去增长共产主义”这可行的选项终于浮出水面。
想避免“人类世”的硬着陆,就不能把危机都交给政治家、专家去处理。“托付他人”只会让1%的超富裕阶层得到优待。这也必定是一场艰难的“战斗”。但为了未来,我们别无选择。
有人也许会犹豫不决,认为不可能动员起99%的人同行。但其实,只要有3.5%的人以非暴力的方式真正站了起来,社会就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当然,这个未来取决于读完这本书的你,取决于你是否决意成为那3.5%中的一员。
本书是日本新锐经济学家斋藤幸平的代表作,是近年来日本生态马克思主义领域的影响力的作品。日语版2021年出版后已销售50万册,并获得2021年日本新书大奖名、2021年亚洲图书奖等。授权全球十三种语言。
關於作者:
斋藤幸平
大阪市立大学大学院经济学副教授。柏林洪堡大学哲学博士。2018年因《卡尔?马克思的生态社会主义:资本、自然和未完成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一书获得被称为“马克思主义研究领域的诺奖”的多伊彻纪念奖,不仅成为获得该奖项的位日本人,也是该奖设立以来年轻的获得者。2019年10月获经济理论学会奖。近期出版的新书《人新世的“资本论”》出版不到半年已销量超过20万册,并获得2021年日本新书大赏。
目錄
前言 “人民的鸦片”SDGs!
第一章 气候变化与帝国式生活方式
诺贝尔经济学奖之罪/不可逆点/日本的受损预测/大加速时代/在全球南方反复出现的人祸/基于牺牲的帝国式生活方式/让牺牲隐形的外部化社会/工人与地球环境都是榨取对象/被外部化的环境负担/否认加害者意识与拖延的报应/“荷兰谬论”——发达国家对地球友好?/耗尽外部的“人类世”/冷战结束后的浪费时间/马克思对于环境危机的预言/技术性转嫁——搅乱生态体系/空间性转嫁——外部化与生态帝国主义/时间性转嫁——“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边缘地区的双重负担/地球毁灭于资本主义之前/危机原形毕露/大分岔时代
第二章 气候凯恩斯主义的局限性
绿色新政是希望?/“绿色经济增长”中的商机/SDGs——无限增长是否可能?/行星边界/能否边增长边减排?/什么是脱钩?/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必要性/经济增长的陷阱/生产力陷阱/脱钩乃幻觉/正在发生的是再挂钩/杰文斯悖论——效率提高增加环境负担/市场力量无法阻止气候变化/富人排放了大量二氧化碳/电动汽车的“真实成本”/“人类世”生态帝国主义/技术乐观主义不是答案/从大气中清除二氧化碳的新技术?/IPCC的“智力游戏”/“通往灭亡的道路都是由善意所铺就”/去物质化社会的神话/气候变化可以被阻止吗?/“去增长”选项
第三章 直击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去增长
从经济增长到去增长/甜甜圈经济——社会基础和环境上限/纠正不公平现象需要什么?/经济增长和幸福度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公平分配资源/资本主义不能实现全球公平/未来的四种选项/为什么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无法实现去增长?/为什么贫困会持续存在?/日本的特殊情况/批判资本主义的Z世代/落伍的日本政治/老一代的去增长理论的局限性/日本的去增长乐观论/去增长新论的出发点/不可能有“去增长资本主义”/“失去的30年”算去增长吗?/重新审视“去增长”的含义/自由、平等、公平的去增长理论!/马克思在“人类世”复活
第四章 “人类世”中的马克思
马克思的回归/“共有财富”——第三条道路/把地球当作“共有财富”来管理/共产主义重建“共有财富”/联合体创造社会保障/MEGA——新的马恩全集出版项目/青年马克思是“生产力至上主义者”/未完成的《资本论》和马克思晚年的大转变/进步主义历史观的特点——“生产力至上主义”和“欧洲中心主义”/“生产力至上主义”问题/物质代谢概念的诞生——《资本论》的生态学理论转向/资本主义搅乱物质代谢/无法弥补的裂缝/《资本论》之后对生态研究的深化/与生产力至上主义的彻底诀别/走向实现可持续经济发展的“生态社会主义”/进步主义历史观的动摇/《资本论》中的欧洲中心主义/萨义德的批判——青年马克思的东方主义/对非西方的、前资本主义社会的关注/《给查苏利奇的复信》——与欧洲中心主义的诀别/俄语版《共产党宣言》中的证据/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变了吗?/为什么《资本论》的写作延期了?/已崩溃的文明和幸存的共同体/邂逅共同体中的平等主义/新共产主义的基础——“可持续性”和“社会平等”/重新思考《给查苏利奇的复信》——基于生态学的视角/资本主义和生态学家的斗争/“一种新的合理性”——为了对土地的可持续管理/真正的理论大转变——共产主义的变化/走向去增长的马克思/“去增长共产主义”成就/去增长共产主义新武器/《哥达纲领批判》的新解读/继承马克思的遗言
第五章 逃避现实的加速主义
迈向“人类世”资本论/什么是加速主义?/将错就错的生态现代主义/哪个才是“民间政治”?/政治主义的代价——选举改变社会?/通过公民大会更新民主制度/我们因“隶属”于资本而无能/从对资本的隶属到专制/技术和权力/安德列?高兹的技术理论/“封闭性技术”不适合全球危机/技术夺走了想象力/思考另一种富裕
第六章 贫穷的资本主义,富裕的共产主义
资本主义生产贫穷/“原始积累”增加人造稀缺性/公有地瓦解推动资本主义起飞/从作为“共有财富”的水到垄断性化石资本/共有物曾经很充足/私人财产正在减少公共财富/“价值”与“使用价值”的对立/不是“公有地悲剧”,而是“商品悲剧”/不仅仅是新自由主义的问题/稀缺性和灾难资本主义/现代工人就是奴隶/债务的力量/品牌化和广告制造的相对稀缺性/只有共产主义才能夺回“共有财富”/“共有财富”的“‘市民’营化”/工人合作社——使生产资料成为“共有财富”/工人合作社的经济民主化/有别于GDP的“完全富裕”/去增长共产主义创造繁荣经济/好的自由和坏的自由/自然科学没有告诉我们的东西/为了未来的自我克制
第七章 去增长共产主义拯救世界
新冠疫情也是“人类世”的产物/国家牺牲民主/商品化推动对国家的依赖/国家失灵之时/“价值”和“使用价值”的优先顺序/“共产主义还是野蛮主义?”/托马斯?皮凯蒂已“转向”社会主义/自治管理、共同管理的重要性/为了弥补物质代谢的裂缝/改造从劳动、生产领域开始/在底特律播下的一颗小种子/通过社会运动超越“帝国式生产方式”/人类世的“资本论”/去增长共产主义的支柱①:转向使用价值经济/去增长共产主义的支柱②:缩短劳动时间/去增长共产主义的支柱③:废除统一分工/去增长共产主义的支柱④:生产过程的民主化/去增长共产主义的支柱⑤:强调基本工作/狗屁工作vs.基本工作/关爱阶层的反叛/自治管理的实践/去增长共产主义弥补物质代谢的裂缝/Buen Vivir(美好生活)
第八章 气候正义“杠杆”
透过马克思的“镜片”解读实践/不是回归自然,而是创造新的合理性/“无畏的城市”巴塞罗那的气候紧急状态宣言/诞生于社会运动的地区性政党/应对气候变化的横向团结/通过合作社建立参与型社会/走向实现气候正义的经济模式/市政自治主义——跨国地方自治主义/向全球南方学习/新启蒙运动无能为力/夺回粮食主权/从全球南方到世界/挑战帝国式生产方式/气候正义这一“杠杆”/巴塞罗那的目标是去增长/传统左派的问题/为了“完全富裕”/告别拖延政治/经济、政治和环境三位一体的改革/向公平的可持续社会的飞跃
结语 为了历史不终结
內容試閱
前言 “人民的鸦片”SDGs!
为了应对地球温室效应,你总是在做着些什么吧?为了减少塑料袋的使用而买了环保袋?为了不买瓶装饮料而随身带着杯子?把车换成了混合动力的?
恕我直言,就那么点善意,根本于事无补。非但如此,那点善意甚至是有害的。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让那些真正必要的、更为大胆的行动无法被付诸现实正是认为这些行为足以应对地球温室效应的自以为是。消费行动是让你逃避良心的苛责、允许你将目光从现实危机移开的“免罪符”,让资本方假装爱护环境、欺骗世人的“洗绿” 套路轻轻松松把你套住。
那么,联合国所提倡的、各国政府和大企业都在推进的“SDGs”(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可持续发展目标)能否改变地球整体环境呢?不,也还是不行。光靠政府、企业描绘一些SDGs的行动指南,根本无法阻止气候变化。SDGs就像是用来创造不在场证明的东西一样,只会让世人的目光从眼下的真正危机移开。
马克思曾经批判“宗教”缓和资本主义的现实贫困所引起的苦恼,是“人民的鸦片”。而SDGs正是现代版的“人民的鸦片”!
我们无法依靠鸦片逃避、必须直面的现实是,我们人类极大地改变了地球,甚至使其不能复原。
正是因为人类的经济活动给地球造成了过大影响,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保罗?克鲁岑(Paul Jozef Crutzen)提出在地质学上,地球已经进入了新的年代,并将之命名为“人类世”(Anthropocene) ,意思是人类活动的痕迹完全覆盖整个地球表面的年代。
地球表面实际上充斥着高楼大厦、工厂道路、农田水坝等,海洋里则漂满了微塑料(microplastics) 。人造物大大改变着地球。其中尤为突出的一点是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含量因人类活动而急速增加。
如您所知,二氧化碳是温室气体的一种。温室气体吸收地球表面所放射出的热量,大气则随之升温。拜温室气体所赐,地球一直保持着人类可以生活的气温。
然而,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开始大量使用煤炭、石油等化石燃料,排放出大量二氧化碳。在工业革命前,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为280ppm,到了2016年,就连南极的二氧化碳浓度都超过了400ppm。据说上一次达到这一浓度还是在400万年前。而且,这一浓度在你阅读当下的瞬间依然在攀升。
据说400万年前的“上新世”,平均气温比现在高2~3℃,南极、格陵兰岛的冰川处于融化状态,海平面也有6米高。更有研究认为当时的海平面也高达10~20米。
“人类世”的气候变化也会让地球环境不断趋近于和当时相类似的状况吧。毫无疑问,人类所建立起来的文明正面临着关乎我们生死存亡的危机。
现代化带来的经济增长曾许诺会给我们带来富裕生活。然而讽刺的是,正是经济增长在不断摧毁人类繁荣的基础。而这一事实,透过“人类世”的环境危机日益明晰。
即便气候变化急速加剧,超富裕阶层或许还能维持眼下的奢侈生活。但是我们这些平民中的绝大多数却将失去现在的生活,不得不拼命寻找活下去的方法。
要避免这样的事态发生,就不能把危机都交给政治家、专家去处理。“托付他人”只会让超富裕阶层得到优待。为了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我们每一个公民都必须作为当事人站起来,发出声音,采取行动。话虽如此,胡乱发声,结果也只是浪费宝贵的时间。所以,重要的是找准方向。
为了找到正确方向,就需要回溯造成气候危机的真正原因。而资本主义正是原因的关键所在。因为正是在工业革命之后,也就是在资本主义真正登场之后,才有了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大幅增加。紧接着,出现了对资本进行彻底考察的思想家。那就是卡尔?马克思。
本书将不时参照马克思的《资本论》,对“人类世”的资本、社会、自然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本书完全没有对迄今为止的马克思主义进行改写的念头,而是要“挖掘”已沉睡了近150年的、马克思思想的全新一面,并加以展开。
这本《人类世“资本论”》又能否为在气候危机时代创建一个更好的社会而解放想象力呢?

章(节选)
▼马克思对于环境危机的预言
回顾资本主义历史,就会发现国家、大企业几乎不可能提出足够规模的气候变化对策。资本主义给出的不是解决方法,而只是将掠夺与负担进行外部化转嫁。它们不断重复着把矛盾转嫁向某个远方,对问题的解决一再拖延。
但实际上早在19世纪中叶,就有人对这一转嫁所创造出的外部以及其中隐藏的问题做了分析。而那就是卡尔?马克思。
马克思强调资本主义将自身矛盾转嫁到了别处,使之隐形,但转嫁又导致矛盾的进一步加深,终必然深陷泥潭之中。
通过资本来转嫁矛盾的尝试终一定会失败。马克思认为这是资本自身无法克服的局限性所致。
所以,我将参考马克思的理论来深入分析资本主义的局限性,这里先对技术性、空间性、时间性三种转嫁做一梳理。
▼技术性转嫁——搅乱生态体系
种转嫁方法是以技术发展解决环境危机的尝试。
马克思讨论了关于农业导致土壤肥力耗竭的问题。当时他参考的是同时代化学家尤斯图斯?冯?李比希(Justus von Liebig)对于“掠夺式农业”的批判。
李比希指出,土壤中的养分,尤其是磷与钾等无机物质是通过岩石的风化作用被植物所吸收。但是风化的速度是极其缓慢的,所以植物可以利用的土壤养分也是有限的。因此,为了保持土地的肥力,必须让谷物所吸收走的那部分无机物质切实地回到土壤之中。李比希将此称为“补给法则”(Gesetz des Ersatzes)。总而言之,农业的可持续发展离不开土壤养分的充分循环。
但是,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城市与农村之间分工不断推进,在农村所收获的谷物被销售给了城市工人。这样一来,谷物在城市被消费,被城市的工人们吸收、消化后用马桶冲进了河里,其所吸取的土壤养分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土壤中了。
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农业经营也有潜在问题。农场经营者们都短视,喜欢连作赚钱,不愿意休耕让土地恢复肥力,将可以滋润土地的灌溉设备的投资控制在。资本主义本就将短期利润放在首位。这样土地养分循环就出现了“裂缝”,土壤不断失去养分,却得不到补给,日益耗竭。
李比希批评牺牲可持续性来追求短期利润的非理性农业经营是“掠夺式农业”,并警告称这会带来欧洲文明的崩溃危机。
但是,李比希所警告的由土地耗竭所引起的文明危机在此后的历史中却没有发生。这又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20世纪初所发明的“哈伯?博施法”使工业制氨成为可能,带来了廉价化肥的大规模生产。
但是,这一发明并非弥补了循环中的“裂缝”,而只是进行了“转嫁”。以哈伯?博施法制氨(NH3),不仅需要大气中的氮(N),还需要化石燃料(主要是天然气)提供氢(H)。因此,要满足全世界的农田需要,就必须使用大量化石燃料。
用于合成氨的天然气,实际占到了天然气整个产量的3%至5%。 总之,现代农业浪费其他有限的资源代替原本使用的土壤养分。而在氨的生产过程中,自然会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这就是技术性转嫁的根本性矛盾所在。
通过大量使用化肥,农业得以发展。但氮化合物泄露到环境中,又造成了地下水的硝酸污染、富营养化,导致赤潮等问题的产生,这又影响了饮用水、渔业。所以,通过技术所做的转嫁,终引发的是远比土壤耗竭规模更大的环境问题。
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化肥的大规模应用搅乱了土壤的生态系统,使得土壤的蓄水能力下降,蔬菜、动物变得容易感染疾病。然而市场却要求没有被虫咬过的、大小一致的廉价蔬菜。于是,现代农业越发需要化肥、农药、抗生素。而这些化学物质也泄露到环境中,又会搅乱生态系统。
但是,造成这一切的企业却拒不赔偿,坚称没有证据显示与这些损失有因果关系。即便做出赔偿,多数情况下也无法使环境恢复原样。
所以技术性转嫁并没有解决问题。技术滥用反而不断加深了矛盾。
▼空间性转嫁——外部化与生态帝国主义
技术性转嫁之外还有空间性转嫁,这是第二种方法。马克思就其与土地耗竭之间的关系展开了探讨。
在马克思的时代,哈伯?博施法还未曾发明,当时广受瞩目的替代肥料是海鸟粪石(guano) 。栖息于南美秘鲁海岸的许多海鸟,其粪便堆积物石化后便形成了海鸟粪石。而这些海鸟粪石日积月累,变成了小岛。
这些海鸟粪石就是干燥的鸟粪,里面有许多植物生长所必需的无机物,处理起来也很方便。实际上当地的原住民一直有把它用作粪肥的传统。个注意到海鸟粪石功效的欧洲人是亚历山大?冯?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十九世纪初时他正在南美各地进行考察之旅。
此后,海鸟粪石一举成名,被视为解救土壤耗竭的救世主。大量的海鸟粪石从南美出口到欧美,拜其所赐,英国、美国的土壤肥力得以维持,城市工人的食物也得到了保障。
但是,这并没有弥补“裂缝”。大批工人被动员起来,而海鸟粪石不断被掠夺而去。终带来的是对原住民的暴力压迫、对高达9万名中国苦力的剥削,以及因海鸟数量锐减导致的海鸟粪石资源的迅速枯竭。 为争夺快速枯竭的资源,还爆发了钦查群岛战争 (1864~1866)和硝石战争 (1879~1884)。
从这些案例中可以看到,中心地区采取了一种只对其自身有利的形式消解矛盾,这种转嫁尝试就是“生态帝国主义”(ecological imperialism)。生态帝国主义依赖于对边缘地区的掠夺,同时将矛盾转移到边缘地区,正因为这一行为给原住民的生活、生态系统施加了沉重的打击,导致矛盾在不断加深。
▼时间性转嫁——“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
后是第三种转嫁方法,即时间性转嫁。当时马克思是针对森林的过度砍伐展开了相关探讨,但在今天,时间性转嫁为明显的体现则是气候变化。
毫无疑问,大量消费化石燃料引起了气候变化。但是,它的影响并不会立刻全部显现出来。常常存在长达十数年的时间滞后,而资本却想着利用这一时间滞后,从已经投下去的挖掘机、管道中尽可能榨取更多的利润。
资本主义就是这样,只反映现在的股东、经营者们的意见,无视目前还不存在的后代的声音,从而创造出外部性,将成本转嫁给未来。牺牲未来,我们这代就能维持繁荣。
而我们的后代则要饱受二氧化碳之苦,为明明不是自己排放的二氧化碳买单。马克思讽刺资本家的这种态度是“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
可能有人会认为时间性转嫁并非都是消极的,而是为开发出应对危机的技术争取一点时间。还有学者如本章开头所提到的诺德豪斯那样,认为在二氧化碳减排方面步子迈大了会给经济造成恶劣影响,更聪明的做法是通过经济增长变得富裕,再推动技术发展。
但是,即便开发出了新技术,要将技术应用于整个社会也需要很长时间。宝贵的时间因此而流失。在这期间,或许促使危机加速、恶化的机制(正反馈效应 )会进一步加强,环境危机会变得更加严重。这样一来,新技术有可能无法完全应对新情况。技术解决一切的期许则就此落空。
“正反馈效应”大,自然也会对经济活动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如果新技术跟不上环境恶化的速度,那么人类便无计可施,后代就只能举手投降。这自然又会给经济活动带来负面影响。也就是说,未来人类不但只能在极为恶劣的环境中生存,经济上也会陷入困境。
这才是坏的结果吧。所以不能一切都交由技术来解决。必须找到根本原因,再对症下药,从根本上阻断气候变化。
▼边缘地区的双重负担
在前面,我们参考马克思分析了三种类型的转嫁。显然,今后资本还是会利用各种手段,将负面结果不断转嫁给边缘地区。
于是边缘地区就必须面对双重负担,即在饱受生态帝国主义掠夺之苦后,更被迫承受不平等的、由转嫁所带来的破坏性影响。
比如,南美洲的智利为了欧美人的“健康饮食”,也即为了他们的帝国式生活方式,而种植了出口的牛油果。牛油果被誉为“森林黄油”,但种植牛油果需要大量的水,更会吸干土壤养分,所以一旦开始生产牛油果,就很难再去种植其他种类的水果。也就说是智利为此牺牲了自己的生活用水与粮食生产。
据说受气候变化的影响,智利遭遇干旱,出现了严重的缺水问题。如前文所见,气候变化是转嫁的结果。而此时,新冠疫情又开始蔓延。因干旱越发缺水,可水却还是被用于培育拿来出口的牛油果,而不是用于洗手等防疫措施,因为自来水厂是由私人经营。
首当其冲,受到欧美人的消费主义生活方式所引起的气候变化、疫情蔓延伤害的,是边缘地区。
▼地球毁灭于资本主义之前
风险与机会被以极不平等的形式分配。中心地区的不断胜利需要边缘地区的永远失败。
中心地区当然不可能完全免受自然条件恶化之苦。但是,拜转嫁所赐,资本主义至今没有遭受过足以使其毁灭的重创。也就是说,当发达国家的人们开始面对重大问题时,这颗星球的不少地区已处于生态不可修复的状态。因此在资本主义毁灭之前,地球就会变得不适合人类居住。
所以,美国著名环保理论家比尔?麦克基本(Bill Mckibben)说:“我们所面临的极限,并非只是可利用的化石燃料在不断减少。实际上这甚至不是重要的问题。因为在石油枯竭之前,地球就已不复存在。”
他话里的“石油”也可以换成“资本主义”。地球不行了,我们人类自然全完蛋。而地球可没有备用计划。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