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16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音碟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取貨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夏天,十九岁的肖像(岛田庄司两次入围日本通俗文学最高奖直木奖的作品之一,悬念与意外交织的"致青春")

書城自編碼: 2082776
分類: 圖書→大陸圖書→小說→侦探/悬疑/推理
作者: [日]岛田庄司
國際書號(ISBN): 9787513312158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3-6-1
版次: 1
頁數/字數: 233/90000
書度/開本: 大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33.3

share:


驚喜:簡體書單張訂單滿HK$200 全港免運費!繁體書單張訂單滿HK$500 全港免運費!
>>(已更新)運費計算...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掃QRCode手機瀏覽
或傳送本網頁:


新書推薦:
如何用最短时间实现最高效社交
《 如何用最短时间实现最高效社交 》

售價:HK$ 62.4
脑发育障碍儿童的希望:自闭症、多动症、智力发育障碍儿童改善的三维方法
《 脑发育障碍儿童的希望:自闭症、多动症、智力发育障碍儿童改善的三维方法 》

售價:HK$ 89.6
存在主义咖啡馆——自由、存在和杏子鸡尾酒
《 存在主义咖啡馆——自由、存在和杏子鸡尾酒 》

售價:HK$ 140.8
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
《 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 》

售價:HK$ 108.8
使女的故事
《 使女的故事 》

售價:HK$ 57.3
人本经营之道(创业者枕边书,堪比《影响力》与稻盛和夫《阿米巴经营》)
《 人本经营之道(创业者枕边书,堪比《影响力》与稻盛和夫《阿米巴经营》) 》

售價:HK$ 76.8
植物进化的艺术
《 植物进化的艺术 》

售價:HK$ 300.8
11天提升女性气质(好气质改变女人一生)
《 11天提升女性气质(好气质改变女人一生) 》

售價:HK$ 63.7

 

建議一齊購買:

+

HK$ 44.8
《 犬坊里美的冒险(岛田庄司首次尝试以年轻女律师为主角,日本本格版"律政俏佳人") 》
+

HK$ 44.8
《 水晶金字塔(2版,新御手洗四大奇书第二作。获年度推理榜单肯定,"周刊文春年度推理小说TOP10"第三位,"这本推理小说了不起!"第五位) 》
+

HK$ 35.8
《 天国的子弹(推理大神岛田庄司最新力作) 》
+

HK$ 41.0
《 蛙镜男怪谈(揭开夜幕下的城市暗影,极致刻画变态心理及扭曲爱情观) 》
+

HK$ 32.0
《 透明人的小屋(岛田庄司最迷人的推理童话) 》
+

HK$ 48.0
《 魔神的游戏(御手洗世纪第一大冒险,穿越时空对抗魔神之力) 》
編輯推薦:
岛田庄司两次入围日本通俗文学最高奖直木奖的作品之一
悬念与意外交织的“致青春”
內容簡介:
因事故住院的青年,对病房窗外一户独门独院的小楼产生了兴趣,开始观察起那一家人的生活来。不料,某个夜晚,他似乎目击到了那家的女儿杀掉父亲的场面;第二天夜里,他又看到了女儿鬼鬼祟祟地现身医院工地。那是弃尸现场吗?不想对此事不闻不问的青年,出院后开始了跟踪行动。渐渐地,他坠入了爱河,却离真相越来越远……
關於作者:
岛田庄司,日本推理之神,当代最伟大的推理小说作家之一。1948年10月12日出生于广岛,毕业于武藏野美术大学,做过卡车司机、插画师和占星师,制作过私人唱片。1980年以一部《占星术杀人魔法》出道,为日本乃至世界推理文学的发展打开了一条全新的道路。之后陆续发表《斜屋犯罪》、《异邦骑士》、《奇想,天动》、《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黑暗坡食人树》、《眩晕》、《螺丝人》等作品,均为场景宏大、诡计离奇的不朽之作。其笔下塑造的御手洗洁和吉敷竹史两大神探个性鲜明,已成为无人不知的经典形象。
目錄
序章
第一章 病房窗前
第二章 跟踪
第三章 告白
第四章 海
第五章 偶像
尾声
新版后记
內容試閱
第一章 病房窗前
1
我记得那件事发生时,披头士乐队刚解散不久,所以应该是一九七?或一九七一年的初夏。一切都缘自我的一场交通事故。当我骑着摩托车疾驰在第一京滨高速公路上时,冷不防被一辆卡车蹭倒了。
在那次车祸中,我受的伤比想象中要严重许多,不仅肋骨和锁骨折断了,连右腿胫骨也被摩托车压折。待清醒过来时,我已经躺在品川外科医院的病床上了。
还好,每一处骨折的部位都没有伤到关节,那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虽说如此,我还是不得不面临长期住院治疗的痛苦。
至于我的爱车,那辆川崎W1则彻底成了一堆废铁。那是比腿骨骨折更让我无法接受的事实。现在,那次车祸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只有十九岁。
那一年初夏,我浑身打满了石膏,每日百无聊赖地坐在病房窗前,眺望着日渐炫目的夏日阳光,压抑了整整两个月的青春朝气。
我所在的病房是个双人间。隔着一块帘子,隔壁病床上的是一位老人,经常在深夜发出痛苦的咳嗽声。不过我运气也算不错,被分到了窗边的床位。
我的病房在五楼。每到夜晚,都能透过窗外楼房的间隙看到远处高速公路的路灯。不过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正午强烈的阳光下,在高速公路另一头反射着白光的蔚蓝大海。在我卧床休养时,阳光日渐强烈,路旁的树木变得愈发葱郁,远处的那片海也变得更加蔚蓝了。极目远眺,还能看到上空的海鸟们如同天空洒落的白色粉末般翩翩飞舞。夏日的大海对一个十九岁的男孩来说,无疑是个难以抗拒的诱惑。因此,每日面对着那般风景,着实让我感到坐卧难安。
住进医院的头十天,我只顾着忍痛呻吟,根本没法起床。因此,我也就无从知道这个医院在什么地方,究竟有多大,不,甚至连病房外的走廊长什么样子都不得而知。不过三周以后,我终于能勉强从床上坐起,这才发现窗外总是异常嘈杂。
见我总是不自觉地瞥向窗外,隔壁床的老人告诉我,这座医院如今正在进行扩建工程。不久之后,我终于能拖着身上沉重的石膏,一个人摇摇晃晃地上洗手间了。从那时起,每天我都会把供来访客人用的不锈钢椅子摆到窗边,坐在那儿眺望楼下的工地。
黄色的挖掘机看起来像一头勤劳的大象。眺望着楼下的工地,让我不禁回想起儿时经常在其中玩耍的公园沙堆。那时的我最喜欢用手抓起一堆沙子,将其搬运到假想的目的地去,再用手掌把沙堆推平,拍上两下。此时,窗外的那台挖掘机虽然是笨重的机械,却也灵巧地做着同样的动作。
病房的窗户上装有铁丝网。我只要打开窗户,将鼻子抵在铁丝网上向下凝视,就能看到没有门的驾驶室里坐着一个男人,甚至连他手脚的动作都看得一清二楚。因为整天无所事事,我甚至认真地考虑过,要不要一直观察那台挖掘机的驾驶室,直到自己学会操作方法为止。
工地周围安置了一圈铁板。只有正对我病房窗户的那一面开了一个出入口。
工地的地基已经打得很深,因此比周围低了不少。从那唯一的出口到挖掘机的位置,堆起了一个能容一辆土方车通过的陡峭斜坡,斜坡中央还铺着两块铁板。土方车每次都撅着屁股小心翼翼地倒退着驶下那条斜坡,把装载的泥土倾倒在工地上。
在挖掘机周围,竖立着无数根如同灰色铅笔一般的水泥柱。挖掘机在水泥柱间穿梭着,将土方车卸下的泥土铺平。每过一天,工地的底部都会被堆高一些。
附近往来的人们应该无法看到被铁板围绕的工地。因为在没有土方车进出的时候,写有建筑公司名称的塑料布(也有可能是帆布)会将唯一的入口盖住,像门帘一样遮住工地内部的光景。
而我病床旁的那扇窗户则堪称特等席位,因为从那里可以看到工程的每一步进展。经过几天的观察,我发现工程的进展速度非常快,只消花上一小时眺望,就能看到工地一点一点地变了样子。此外,挖掘机驾驶员和土方车司机开玩笑的场景,以及他休息时间熄掉引擎,坐在挖掘机履带上吸烟的样子,都被我一一收入眼底。
每当厌烦了对工地的观察时,我便会抬起视线,眺望隐藏在高楼背后的大海,有时甚至能看到低空飞行的飞机。那是因为羽田机场就在我视线的右侧。
随后,我的视线又会逐渐向近处移动。工地另一头是高楼大厦组成的混凝土森林,公寓和杂居大厦重叠交错,密密麻麻地矗立着。其中有崭新的建筑,也有老旧的房屋,但所有建筑物都非常高大。在那些高大的建筑物脚下,如同长期坚守阵地的战士一般,竖立着一座小小的二层住宅楼。
住宅楼虽小,也只是与周围的摩天大楼比较而言罢了,那座房子若放在过去,恐怕也算是个气派的建筑吧。面对大道的出入口处竖立着砖砌的隔墙,还带有一个不算大却也不太小的院子,院子里种着好几棵上了年纪的老树,还有一个车库。建筑物是和式风格的,外表已经在岁月的流逝中变得陈旧不堪,但二楼的走廊部分却被改造成了日光室。因此,现在那座建筑应该算是和洋混搭的风格了。从我这边看到的房屋一侧,还设有兼作晾衣间的阳台。
每天,当我厌倦了观察工地时,总会把视线转向那座小楼。里面的人想必世代都生活在品川吧。即便周围变成了摩天大楼的森林,他们依旧坚守着自己的独门小院。我不禁联想到了一对顽固的老夫妇。
可是,那栋过去可以算是气派的建筑,如今也变得渺小不已。就连那种满大树的庭院,从我所在的病房看过去,也小得如同盆景一般。
当时的我实在痛恨看书。就连强忍无聊在床上闭目养神的时候,满脑子想的也是摩托车的事情。当然,那也有可能是因为事故的保险赔偿问题所致。因此,我每日所做的事情不是眺望楼下的工地,就是凝视远处的那座二层小楼。
我偶尔能看到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出现在小楼里。她每次不是提着购物篮走出家门,就是提着洗衣篮出现在晾衣间。另外还有一个貌似她丈夫的仪表堂堂的银发老人,也会偶尔出现在那里。
记得那天是个星期日的上午,恰逢楼下的工地休息。清晨七点的体温测试已经过了两小时,我百无聊赖地从床上下来,走到窗边坐下。平日里勤奋不已的挖掘机此时也把那象鼻一般的铁臂低垂着,像失去了生命般一动不动。于是我便照例抬起视线,观察那座深陷在高楼深谷间的小楼。
那天天气很好,应该才刚到七月上旬吧,那样的天气应该最适合来场初夏的日光浴了。我看到日光室里的长椅上躺着一名身穿短裤的女性。
她留着一头长发,还戴着一副用现在的话来说属于朋克风格的太阳眼镜。从远处这么一看,我还以为那是家里的老夫人。
可是再仔细观察一番,我发现自己错了。因为就算从远处观察,也能发现她光着的双腿形状特别好看,更何况,一个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又怎么可能戴那样的墨镜。
我双眼的视力都有一点五,因此日光室里的光景能看得非常清楚。就在我凝神眺望时,她突然像上了发条一样跳了起来,接着又好像把墨镜往上推了推。那个动作充满了青春气息,此时此刻,我终于确信她是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性了。
她又坐回长椅上,久久没有动弹。随后,她又“呼”地一下站了起来。就算从远处观察,也能发现她的身材十分火辣。很快,她就消失在了室内。
我感到了轻微的恍惚。或许是因为这段住院生活没有任何刺激吧(我住的病房里连电视机都没有),那仅仅数十秒的观察,而且是连对方长什么样都看不清的远距离观察,已经让我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2
从那以后,我就再没有关心过楼下的工地,而是一心一意地眺望那高楼山谷间的小楼,只盼着能再见到那个女孩子——只要能再看上一眼就行。
可是,她却再也没有出现在二楼的日光室里。不过我很快发现,她每天早上都会离开那座山谷之家,出门到别的地方去。
她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出门,而且每次都会朝着品川车站的方向走去。多数时候她会选择八点以后出门,往常我并不会在这个时刻眺望窗外,因此才会一直错过见到她的机会。山谷之家里竟住着这么一位富有魅力的女性,我此前真的是浑然不觉。
第一章 病房窗前

1
我记得那件事发生时,披头士乐队刚解散不久,所以应该是一九七?或一九七一年的初夏。一切都缘自我的一场交通事故。当我骑着摩托车疾驰在第一京滨高速公路上时,冷不防被一辆卡车蹭倒了。
在那次车祸中,我受的伤比想象中要严重许多,不仅肋骨和锁骨折断了,连右腿胫骨也被摩托车压折。待清醒过来时,我已经躺在品川外科医院的病床上了。
还好,每一处骨折的部位都没有伤到关节,那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虽说如此,我还是不得不面临长期住院治疗的痛苦。
至于我的爱车,那辆川崎W1则彻底成了一堆废铁。那是比腿骨骨折更让我无法接受的事实。现在,那次车祸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只有十九岁。
那一年初夏,我浑身打满了石膏,每日百无聊赖地坐在病房窗前,眺望着日渐炫目的夏日阳光,压抑了整整两个月的青春朝气。
我所在的病房是个双人间。隔着一块帘子,隔壁病床上的是一位老人,经常在深夜发出痛苦的咳嗽声。不过我运气也算不错,被分到了窗边的床位。
我的病房在五楼。每到夜晚,都能透过窗外楼房的间隙看到远处高速公路的路灯。不过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正午强烈的阳光下,在高速公路另一头反射着白光的蔚蓝大海。在我卧床休养时,阳光日渐强烈,路旁的树木变得愈发葱郁,远处的那片海也变得更加蔚蓝了。极目远眺,还能看到上空的海鸟们如同天空洒落的白色粉末般翩翩飞舞。夏日的大海对一个十九岁的男孩来说,无疑是个难以抗拒的诱惑。因此,每日面对着那般风景,着实让我感到坐卧难安。
住进医院的头十天,我只顾着忍痛呻吟,根本没法起床。因此,我也就无从知道这个医院在什么地方,究竟有多大,不,甚至连病房外的走廊长什么样子都不得而知。不过三周以后,我终于能勉强从床上坐起,这才发现窗外总是异常嘈杂。
见我总是不自觉地瞥向窗外,隔壁床的老人告诉我,这座医院如今正在进行扩建工程。不久之后,我终于能拖着身上沉重的石膏,一个人摇摇晃晃地上洗手间了。从那时起,每天我都会把供来访客人用的不锈钢椅子摆到窗边,坐在那儿眺望楼下的工地。
黄色的挖掘机看起来像一头勤劳的大象。眺望着楼下的工地,让我不禁回想起儿时经常在其中玩耍的公园沙堆。那时的我最喜欢用手抓起一堆沙子,将其搬运到假想的目的地去,再用手掌把沙堆推平,拍上两下。此时,窗外的那台挖掘机虽然是笨重的机械,却也灵巧地做着同样的动作。
病房的窗户上装有铁丝网。我只要打开窗户,将鼻子抵在铁丝网上向下凝视,就能看到没有门的驾驶室里坐着一个男人,甚至连他手脚的动作都看得一清二楚。因为整天无所事事,我甚至认真地考虑过,要不要一直观察那台挖掘机的驾驶室,直到自己学会操作方法为止。
工地周围安置了一圈铁板。只有正对我病房窗户的那一面开了一个出入口。
工地的地基已经打得很深,因此比周围低了不少。从那唯一的出口到挖掘机的位置,堆起了一个能容一辆土方车通过的陡峭斜坡,斜坡中央还铺着两块铁板。土方车每次都撅着屁股小心翼翼地倒退着驶下那条斜坡,把装载的泥土倾倒在工地上。
在挖掘机周围,竖立着无数根如同灰色铅笔一般的水泥柱。挖掘机在水泥柱间穿梭着,将土方车卸下的泥土铺平。每过一天,工地的底部都会被堆高一些。
附近往来的人们应该无法看到被铁板围绕的工地。因为在没有土方车进出的时候,写有建筑公司名称的塑料布(也有可能是帆布)会将唯一的入口盖住,像门帘一样遮住工地内部的光景。
而我病床旁的那扇窗户则堪称特等席位,因为从那里可以看到工程的每一步进展。经过几天的观察,我发现工程的进展速度非常快,只消花上一小时眺望,就能看到工地一点一点地变了样子。此外,挖掘机驾驶员和土方车司机开玩笑的场景,以及他休息时间熄掉引擎,坐在挖掘机履带上吸烟的样子,都被我一一收入眼底。
每当厌烦了对工地的观察时,我便会抬起视线,眺望隐藏在高楼背后的大海,有时甚至能看到低空飞行的飞机。那是因为羽田机场就在我视线的右侧。
随后,我的视线又会逐渐向近处移动。工地另一头是高楼大厦组成的混凝土森林,公寓和杂居大厦重叠交错,密密麻麻地矗立着。其中有崭新的建筑,也有老旧的房屋,但所有建筑物都非常高大。在那些高大的建筑物脚下,如同长期坚守阵地的战士一般,竖立着一座小小的二层住宅楼。
住宅楼虽小,也只是与周围的摩天大楼比较而言罢了,那座房子若放在过去,恐怕也算是个气派的建筑吧。面对大道的出入口处竖立着砖砌的隔墙,还带有一个不算大却也不太小的院子,院子里种着好几棵上了年纪的老树,还有一个车库。建筑物是和式风格的,外表已经在岁月的流逝中变得陈旧不堪,但二楼的走廊部分却被改造成了日光室。因此,现在那座建筑应该算是和洋混搭的风格了。从我这边看到的房屋一侧,还设有兼作晾衣间的阳台。
每天,当我厌倦了观察工地时,总会把视线转向那座小楼。里面的人想必世代都生活在品川吧。即便周围变成了摩天大楼的森林,他们依旧坚守着自己的独门小院。我不禁联想到了一对顽固的老夫妇。
可是,那栋过去可以算是气派的建筑,如今也变得渺小不已。就连那种满大树的庭院,从我所在的病房看过去,也小得如同盆景一般。
当时的我实在痛恨看书。就连强忍无聊在床上闭目养神的时候,满脑子想的也是摩托车的事情。当然,那也有可能是因为事故的保险赔偿问题所致。因此,我每日所做的事情不是眺望楼下的工地,就是凝视远处的那座二层小楼。
我偶尔能看到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出现在小楼里。她每次不是提着购物篮走出家门,就是提着洗衣篮出现在晾衣间。另外还有一个貌似她丈夫的仪表堂堂的银发老人,也会偶尔出现在那里。
记得那天是个星期日的上午,恰逢楼下的工地休息。清晨七点的体温测试已经过了两小时,我百无聊赖地从床上下来,走到窗边坐下。平日里勤奋不已的挖掘机此时也把那象鼻一般的铁臂低垂着,像失去了生命般一动不动。于是我便照例抬起视线,观察那座深陷在高楼深谷间的小楼。
那天天气很好,应该才刚到七月上旬吧,那样的天气应该最适合来场初夏的日光浴了。我看到日光室里的长椅上躺着一名身穿短裤的女性。
她留着一头长发,还戴着一副用现在的话来说属于朋克风格的太阳眼镜。从远处这么一看,我还以为那是家里的老夫人。
可是再仔细观察一番,我发现自己错了。因为就算从远处观察,也能发现她光着的双腿形状特别好看,更何况,一个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又怎么可能戴那样的墨镜。
我双眼的视力都有一点五,因此日光室里的光景能看得非常清楚。就在我凝神眺望时,她突然像上了发条一样跳了起来,接着又好像把墨镜往上推了推。那个动作充满了青春气息,此时此刻,我终于确信她是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性了。
她又坐回长椅上,久久没有动弹。随后,她又“呼”地一下站了起来。就算从远处观察,也能发现她的身材十分火辣。很快,她就消失在了室内。
我感到了轻微的恍惚。或许是因为这段住院生活没有任何刺激吧(我住的病房里连电视机都没有),那仅仅数十秒的观察,而且是连对方长什么样都看不清的远距离观察,已经让我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2
从那以后,我就再没有关心过楼下的工地,而是一心一意地眺望那高楼山谷间的小楼,只盼着能再见到那个女孩子——只要能再看上一眼就行。
可是,她却再也没有出现在二楼的日光室里。不过我很快发现,她每天早上都会离开那座山谷之家,出门到别的地方去。
她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出门,而且每次都会朝着品川车站的方向走去。多数时候她会选择八点以后出门,往常我并不会在这个时刻眺望窗外,因此才会一直错过见到她的机会。山谷之家里竟住着这么一位富有魅力的女性,我此前真的是浑然不觉。
……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17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