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无人逝去

書城自編碼: 3875834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小說外國小說
作者: [日]白井智之 著
國際書號(ISBN): 9787541166792
出版社: 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07-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54.0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新质生产力:中国创新发展的着力点与内在逻辑
《 新质生产力:中国创新发展的着力点与内在逻辑 》

售價:HK$ 94.8
“漫画强国科技”系列(全4册)
《 “漫画强国科技”系列(全4册) 》

售價:HK$ 168.0
打破社交媒体棱镜:探寻网络政治极化的根源
《 打破社交媒体棱镜:探寻网络政治极化的根源 》

售價:HK$ 69.6
那一抹嫣红
《 那一抹嫣红 》

售價:HK$ 70.8
十八岁出门远行
《 十八岁出门远行 》

售價:HK$ 54.0
新能源与智能汽车技术丛书——智能车辆感知、轨迹规划与控制
《 新能源与智能汽车技术丛书——智能车辆感知、轨迹规划与控制 》

售價:HK$ 141.6
鼻科学与前颅底手术——基于案例分析
《 鼻科学与前颅底手术——基于案例分析 》

售價:HK$ 357.6
弗吉尼亚·伍尔夫传:作家的一生
《 弗吉尼亚·伍尔夫传:作家的一生 》

售價:HK$ 105.6

 

建議一齊購買:

+

HK$ 63.4
《 订书匠 》
+

HK$ 54.9
《 六个说谎的大学生 》
+

HK$ 54.9
《 寻找时间的人 》
+

HK$ 49.6
《 替身 》
+

HK$ 52.5
《 致艾米丽的秘密手稿 》
+

HK$ 65.7
《 尤尔小屋的猫 》
編輯推薦:
“2019本格推理BEST10”——特别致敬阿加莎·克里斯蒂《无人生还》
作者屡获大奖——日本新锐推理小说作家白井智之炫技神作重磅引进!
5大经典推理手法,5重颠覆性伪解答——一本书了解新本格推理的全部精华!
引人入胜——鬼畜设定 奇诡脑洞 层层逆转
曲折离奇——汪洋孤岛,五位推理作家相继遇害,死者离奇复活,真相才被揭晓!
每个人都是侦探,每个人都是嫌疑人,每个人也都是死者
內容簡介:
五位推理作家应一位神秘人的邀请,聚集在海洋中的一座孤岛上。
  然而,五个人却不见邀请人的踪迹,只发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玩偶。
  随即,孤岛上发生了一系列扣人心弦、神秘莫测的死亡事件。
  匪夷所思的是,五个人相继被杀,不久又离奇复活。
  谁都没有看到真正的凶手,一场史无前例的推理就此展开……
關於作者:
[日]白井智之
  日本推理小说作家,生于千叶县印西市,毕业于日本东北大学法学院。因2014年发表的《人类的心思难以捉摸》入围第34届横沟正史推理奖而出道。2015年发表的《东京结合人类》入围第69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2016年发表的《晚安人面疮》入围第17届本格推理大奖。2023年凭借《名侦探的牺牲:人民教会杀人事件》获得第23届本格推理大奖。
目錄
发端
邀请
惨剧(一)
惨剧(二)
惨剧(三)
惨剧(四)
惨剧(五)
始末
內容試閱
发端
  1
  “——请问稿子进展得怎么样了?”
  按下接听键,手机里传来贺茂川书店茂木的声音。
  这会儿大亦牛男正坐在自诩为野味餐馆的平价居酒屋里,“吸溜吸溜”地喝着微温的啤酒,吃着鸦胸肉和癞蛤蟆刺身的下酒小菜,望着一对女大学生。她们错把这里当成了普通的居酒屋,结果进门以后被吓得面如土色。
  在“吸溜吸溜”能喝到东京便宜的酒,还能吃到用蛤蟆、乌鸦、小龙虾之类来路不明的食材做成的特色料理。尽管会时不时吃出稀奇古怪的虫子,但是总好过滴酒不沾然后郁郁而终。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牛男丢下那串怎么啃也啃不下来的鸦肉,正要把癞蛤蟆刺身送进嘴里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本来喝得正痛快,却被瞬间拉回现实。
  “稿子?烦不烦啊。让女大学生跟我说,不然老子不听!”
  “老师,您是喝醉了吗?”
  牛男眼前浮现出茂木眉头紧锁、一脸苦笑的样子。茂木自从大学毕业当上编辑,十年来一直负责对接推理作家,很有两把刷子,去年开始在南青山的公寓和一个有志成为小说家的年轻女人同居。想想就让人来气。
  “我和读者都一直惦记着大亦老师的新作品呢。”
  “闭嘴吧,别胡扯了。老子凭啥起早贪黑地给你赚房租?你这么想要新书,自己去写不就得了?”
  “读者们可都翘首盼望着大亦牛汁的新作啊。再说了,大亦老师,您的存款不是快见底了吗?”
  茂木从容不迫地说道。“牛汁”是牛男的笔名。牛男这人一喝多了就喜欢自揭老底,于是乎千杯不倒的茂木将他那些大大小小的个人隐私尽收囊中。而对于牛男沉迷应召女大学生并为此大肆挥霍版税的事,茂木自然也是一清二楚。
  “老子吃蛤蟆都活得下去。这事儿还轮不到你管!”
  牛男的筷子刚碰到癞蛤蟆的肚子,便见粉色的舌头从癞蛤蟆半张不张的嘴里飞了出来,把落在盘子上的苍蝇一口吞下。看来就算是被开膛破肚,五脏六腑都被掏空,这东西也是本性难移。
  “明白了。那临近截稿的时候我再联系您吧。今天想和您说点别的事。”
  “怎么,难不成你想学用什么法子能看穿叫来的是不是货真价实的女大学生?”
  话一出口牛男就后悔了。茂木给人戴高帽子的时候要格外小心。这家伙总是趁别人放松警惕之后给人出难题。
  “大亦老师,您知道摩诃大学的秋山教授吗?”
  “不知道啊。”
  “秋山教授和编辑部联系,说是想和《奔拇岛的惨剧》的作者聊一聊。他算得上是大洋洲文化研究人,还是挺有名气的。”
  “我可不认识。”
  牛男加重了语气。他对大洋洲文化没有半点兴趣。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明年春天打算立项一套人文类的丛书,对于编辑部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希望大亦老师能替我们出面见一见秋山教授。”
  “啥?!”
  牛男大叫一声,对面座位上正吃着油炸三条腿蝌蚪的女大学生把视线慌忙移开。
  “您放心,我和您一起去,至于他说什么您随便听听就行。”
  “这算哪档子事?我哪有这个闲工夫?”
  “您手头又没写着稿子,怎么会没空呢?经费我这边出,您不必担心。”
  “那家伙见我干什么?老子这儿只有酒和蛤蟆下酒菜。”
  “我没有问,不过他会不会是对书中奔拇族的一些描述有什么意见?那位教授好像写了好几本有关奔拇族的书。日子定下来之后我再联系您吧。那先这样,麻烦您了。”
  通话戛然而止,手机里只剩下吱吱作响的电流声。牛男恨不得把电话扔进厨房。这个一贯自说自话的东西。
  《奔拇岛的惨剧》是牛男在半年前发表的一部推理小说,讲述的是一起连环命案,命案发生在密克罗尼西亚一座生活着土著居民的孤岛上。这部小说在专家看来,多少会有些破绽。
  麻烦来了。倘若人家针对作品发问,那么牛男根本无法作答。
  因为自打他从娘胎里出来,就从来没有写过一行小说。
  牛男的生父锡木帖是个人渣。
  他的头衔是一名文化人类学者,曾在东南亚和大洋洲与当地少数民族共同生活,并且频繁地进行实地调研,观察当地的社会家庭结构。大约十年前他登上了综艺节目,大名随即家喻户晓。
  不过,帖这个人当面是人背后是鬼。家中尚有学生时代便相濡以沫的妻子,他竟然还从世界各地的烟花柳巷买下穷苦女人,给她们办理工作签证,把她们带回日本。帖死后,据杂志报道,他在东京的廉价公寓里豢养的女人不少于二十个。
  牛男是帖从马来西亚带回来的一个妓女的二儿子。第三个孩子胎死腹中之后,牛男的母亲在牛男参加小学远足的那天早晨,吞服过量安眠药自杀身亡。牛男的哥哥是当地一个半黑社会性质的团伙里的小喽啰,在牛男中学修学旅行的那天夜里,他骑摩托车坠崖而死。自此牛男便分外嫌恶旅行。
  牛男在孤儿院长大,直到十五岁才得知生身父亲的身份。他在整理哥哥遗物的时候发现了帖怀抱婴儿的照片。帖虽然曾经是电视上的熟脸,但由于脑梗死的症状恶化,他早已不再抛头露面。
  此后牛男以打零工为生,五年后,正当他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忽然从律师那里收到了一封信。信的内容晦涩难懂,牛男看得一头雾水,大概意思是帖已经不在人世了,而且在两年前和妻子离了婚,庶出的牛男也有继承权什么的。
  尽管有这个父亲和没有一个样,但这笔遗产却是天上掉馅饼。牛男乐不可支地吹起了口哨,可是信封里的一张遗产分割协议的说明又让他心凉了半截。帖的私生子名单上竟有多达三十四人。即便遗产有一千万日元,三十四个人平分的话,每个人也只有区区的三十万。
  而且协议约定,如果没有答复,那么就视为同意将遗产分割事务委托给代理人处理。牛男却稀里糊涂地直接把信丢进了垃圾桶。
  半年后,牛男收到了律师寄来的十四个纸箱子。箱子里塞满了大部头书和学术杂志。打开箱盖,顿时尘土飞扬,一股臭气在屋子里弥漫开来。看来根据终协议,这些书就是牛男的遗产。牛男的心情就像是有人在自己家扔了一摊狗屎。
  原本这间屋子就不到十五平方米,再堆上十四个纸箱子,简直没地方下脚。牛男正要把书重新塞回箱子送到垃圾场去,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榎本桶。
  榎本是牛男的朋友,二人在同一所孤儿院长大,他一副知识分子模样,闲暇时间的爱好就是读书。原以为离开孤儿院以后他会去当一名书店店员,然而在辗转打了几份工之后,他于两年前创作了一本名叫《MYSON》的小说并且一炮打响。虽然牛男一页都没有读过,但那本书在书店的展台上堆得像小山一样的场面,他却是亲眼见过。此后榎本一发不可收拾,每年都会出版两三本书,而且开了线上二手书店,衣食无忧。半年前还搬进了著名的高档社区——白峰市公寓,可见事业顺风顺水。
  “学术书刊还是挺棘手的,我先帮你大致核查一下。你把书名汇总发给我吧。”
  牛男在电话里说明来意,榎本开口却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看来榎本是不可能自己上门拿书了。
  无奈之下,牛男把纸箱打开,把书在地上摊开,用手机整理书单。有些书是一些牛男闻所未闻的外国字,有些书则连书名都没有。基本都是学术书籍,不过也零零散散地夹杂着一些陈旧的推理小说。
  搬空第三个箱子之后,牛男看见箱底有一个厚厚的信封。掂了掂分量,像一块木板似的。打开信封,里面是一沓A4纸。
  “这是什么东西?”
  只见上面的那张纸写着“奔拇岛的惨剧 锡木帖”。似乎是帖写的小说。
  牛男随手翻开一页,随即沉浸在了小说的世界之中。
  日本民俗学者宝田踏悟朗造访了地处波纳佩岛西南方向七百公里的奔拇岛,与土著居民同吃同住。奔拇族人民以团结友爱著称,在两千四百年的历史中从未发生过任何争斗。然而从踏悟朗踏上这座岛屿的第二天起,命案就如同决堤一般频频发生。佩戴恶魔和扎比面具的怪人引发了肆虐的杀戮风暴,奔拇族被逼迫到了亡族灭种的边缘。奔拇岛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牛男废寝忘食地阅读着“奔拇岛的惨剧”,接二连三发生的案件和字里行间渊博的文化人类学知识深深地吸引了他。
  牛男从来没有听说过锡木帖还有一个作家身份。这或许是他按捺不住对推理小说的浓厚兴趣,亲自动笔创作而成的吧。虽说只是玩票,但是能让从不读书的牛男读得如痴如醉,也侧面证明了这部作品的优秀。
  牛男抑制住内心的兴奋,给榎本打去电话。
  “我发现宝贝了。是一部还没有发表的推理小说。有趣极了!”
  “你竟然看书了?真是难得。”
  榎本并没有接茬。
  “我把小说卖给你吧。你多少钱收?”
  “谁写的?”
  “我家老爷子。”
  电话里榎本叹了口气。
  “那怎么行。我干吗非要买一本外行写的小说?”
  “写得可有意思嘞。你就权且信我一次,读读看。”
  “别急别急。你搞错了,”榎本的语气严肃起来,就像训斥小孩子似的,“我这里是二手书店。还没有出版成书的东西放我这里没有任何价值。”
  “那这么一个好东西就这样白瞎了?”
  “既然你把它说得这么好,不如送到出版社去。要是确实有趣,说不定还能出版。”
  原来如此。敢情还有这条路可走。牛男顺手把空啤酒罐扔进了垃圾箱。
  “OK,看我在出版社那儿卖他个一百万日元。”
  “这可不行。因为按照遗产分割协议,你继承的只是你父亲拥有的书刊资料。就算你坚称你继承的是小说的著作权,其他遗属也肯定不会答应。倘若你把书稿卖了,哪怕只卖了仨瓜俩枣,人家告你也是一告一个准。”
  这是什么狗屁道理?制定法律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让牛男一无所获。
  牛男挂掉电话,再次翻开A4纸,迫不及待地翻到了这一起惊心动魄的连环杀人案那令人震撼的大结局。若是任由这部小说沦为一摞废纸,那才真是暴殄天物。
  牛男忽然动了歪心思。
  牛男心说,如果不能用锡木帖的名字出版这部小说,倒不如干脆把它变成自己的作品。寄来的时候是个压箱底的物件,那就说明其他亲戚应该都没见过。自己这辈子穷困潦倒,还不都怪当初帖管不住下半身,所以自己理应消受。
  次日,牛男在打工的旧货商店的办公室里,打印了一张带有“奔拇岛的惨剧 大亦牛汁”字样的纸。“牛汁”是他根据自己的名字起的笔名。
  听榎本说,一家名叫贺茂川书店的出版社好像接受籍籍无名的作家的毛遂自荐。牛男换上新的书稿封面,然后用潦草的笔迹在信封上写下贺茂川书店的地址,扔进了邮筒。
  一个月过后,就在牛男屋子里的纸箱子终于快要清理完毕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您好,我是贺茂川书店的茂木。不知道您有没有把《奔拇岛的惨剧》寄送给其他出版社?”
  一听就是一个办事干练的男人。
  “没有。问这个干什么?”
  “太好了。务请授权敝社出版您的作品。”
  男子的声音里是难以抑制的兴奋。
  半年之后,《奔拇岛的惨剧》成为畅销书,销量突破三十万册。
  2
  摩诃大学的校园里是一栋栋像摩天大楼一样的高层建筑。
  大学里果然是一股子铜臭气。收拾得干净利落的男学生们坐在长椅上谈笑风生。真是遗憾,没碰见女学生。
  牛男正出神地盯着选美比赛的海报,这时一个男保安招呼道:
  “有预约的这边请。”
  牛男和茂木两人被带到了一个像是彩票站的小房子。
  “我们约的是文化人类专业的秋山老师。”
  茂木用他惯用的语气说道。保安从一堆资料下面抽出一个活页夹子,堆积的纸和文件随之塌了下来,压在了一个女孩形状的玩偶上。
  “你看看,玩偶都被压扁了。今天运势不佳。咱还是回去算了。”
  “大亦老师,请您安静一会儿。”
  茂木冷着脸说道。保安打开夹子,然后递给茂木。夹子里是一张写着人名和住址的表格,应该是登记表。
  牛男百无聊赖地看着茂木填表,偶然间与被文件压烂的玩偶打了个照面。那个女孩穿着爱丽丝漫游仙境风格的连衣裙,眼神像磕了药似的直勾勾地盯着他,胸前的徽章上写着“摩诃大学官方吉祥物——摩诃不思议娃娃”。牛男心中忽然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从书堆里把玩偶拖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劳驾您二位各留一张名片。”
  住址登记完毕,男保安用走流程的口吻说道。茂木马上取出一张名片。
  “我是贺茂川书店的茂木。”
  牛男从夹克口袋里摸出一个纸团,那是一张被洗得支离破碎的名片。这还是当初《奔拇岛的惨剧》出版之后,他在书店致辞的时候用的。
  他正想把粘成一团的纸剥开,忽然一阵疾风吹过,名片便像漫天飞雪一样飘散在了校园之中。
  “糟糕。喂,茂木,看来不回去不行了。”
  “如果您二位是一起的,一张名片就可以了。文化人类专业在P栋。”
  男保安说道,牛男的表现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P栋坐落在校园深处,似乎是在摩天大楼的背面。
  “大亦老师,金发也很适合您啊。”
  两人穿行在校园之中,茂木不加遮掩地对牛男奉承道。
  牛男的头发是昨天深夜自己动手染的。他琢磨着大学里应该到处都是潇洒时尚的年轻人,如果不染个头发什么的会显得格格不入,结果真正走进校园才发现,这里跟自己想象的截然不同。有钱人就算是蓬头垢面,也挡不住他们身上那股金钱的味道。
  “头皮疼。可能是脑出血了。要不还是改天再来吧。”
  “您这是心理作用。咱们快点过去吧。”
  茂木打开铝制的大门,快步走下楼梯。牛男不耐烦地跟在后面。
  走廊前面的一扇门上挂着门牌,上面写着“秋山研究室”,还贴着一张“摩诃不思议娃娃”的装饰贴纸。它似乎已经将方才的救命之恩抛在了脑后,脸上挂着那种开运手办广告上的诡异笑容。
  镶嵌在门上的玻璃窗透出些许光亮。茂木敲了敲门,大约十秒钟之后,门开了,一个戴着口罩的年轻女人探出头来。
  “我是贺茂川书店的茂木。这位是小说家大亦牛汁老师。”
  “已经等候二位多时了。这边请。”
  两人在女人的带领下走进会客室。房间四周是很高的铁艺架子,中间是两张相对摆放的沙发。架子上陈列着看上去是从全球各地搜集而来的面具和人偶。它们散发着和帖的纸箱子一样的气味。
  约莫等待了五分钟,拉门打开,一个苍颜皓首的老者走了进来。应该已是耄耋之年。四肢像树杈子一样干瘦,脸上布满了沟壑纵横的皱纹。不过走起路来四平八稳,深陷的眼窝里闪烁着锐利的目光。
  “初次见面。我是贺茂川书店的茂木。”
  茂木脸上挤出礼仪讲师一般的笑容。牛男也惶恐地跟着鞠了一躬。
  “我叫秋山雨。本来是我求见二位,却劳烦二位跑一趟,实在不好意思。”
  秋山在沙发坐下,动作还很硬朗。
  “这些藏品真是棒极了。都是您搜集的吗?”
  茂木抬头看着书架问道。善于寻找话题是这个家伙的特长。
  “都是我的藏品。那个东西你应该很熟悉吧?”
  秋山看向牛男,指着摆在左手边架子上的一张面具。
  那是一张婴儿肥的面孔。凝固的泥胎上涂着淡茶色的颜料。与其他面具相比,这张面具十分精巧地复刻了人类的面容,但怪异的是这张面具刻了很多只眼睛,鼻子上方密密麻麻,几乎都是眼球。
  “……这就是扎比面具吗?”
  “是的。这就是奔拇族族长即位仪式中所使用的恶魔面具。成年男性头戴这张面具,身披着倒竖的蓑衣模仿野兽,让诅咒那座岛屿的邪灵附身。你小说里的杀人犯戴的就是这张面具。那个东西,你应该也是认识的吧?”
  秋山又指向架子下面一层。那是一个倚靠着隔板的泥人,高约二十厘米。表面没有刷涂任何颜料,黑漆漆的黏土裸露在外。体形看上去比弥勒佛还要胖上一圈,脸上像用签子扎过似的,有五个窟窿。
  “这是扎比人偶吧。”
  “没错。在仪式当中用来让巫师召唤邪灵的供品。它也出现在了你小说中的凶杀现场。读来让人激动不已啊。”
  秋山从公文包里取出《奔拇岛的惨剧》。果然还是对这部作品有些看法。
  “教授,您今天究竟想要与我们聊些什么呢?”
  茂木手扶在膝盖上,面带微笑地问道。
  “我有些问题想请教大亦老师。你到底是什么人?”
  秋山目不斜视地盯着牛男,眼神似乎要把牛男穿透。
  “……我只是一名作家而已。”
  “那我换个问法。五十五年来,我一直在研究奔拇族的风俗、传统和思想。你对奔拇族了解多少?”
  “我只是查了查资料,然后写了这本书罢了。我了解的就只有这些。”
  对于这个问题牛男早有准备。当然,他从来没有查阅过什么资料,但是事到临头也只能这么说。
  秋山面不改色地从公文包里拿出厚厚的一摞文件。其中掀起的一页纸上露出一行行米粒大小的英文字。
  “这是密克罗尼西亚联邦调查团上个月发表的报告。你方便看一下吗?”
  “对不起,我看不懂英文。”
  秋山眉头一皱。
  “去年十月,新加坡的一位李姓学者在访查奔拇岛期间,遭遇了一件骇人听闻的案件。原本两百多人的奔拇族只剩下了四十五名女性和七名男性,其他人全都下落不明。而幸存的男性不是年近古稀的长老,就是未满十岁的孩子。可以说奔拇族面临着灭族的风险。幸存的女性也都失魂落魄,根本无法进行正常的语言交流。”
  秋山的一番话让牛男好几秒钟都没有回过神来。他的书在去年九月出版,而一个月之后奔拇族就遭遇了不测。竟然能有这种事。
  “看上去你的书预言了奔拇岛的命运。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是什么人?”
  “凑巧罢了。我不过是个作家,我都没有见过奔拇族。”
  事实上牛男连作家都不是,但眼下如果把实情挑明,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那位李姓学者为什么要去奔拇岛呢?”
  茂木凑上前来询问道。这家伙对秋山很有兴趣,搞不好还想让人家给他写书。
  “去年奔拇岛要举行三年一度的达达选举仪式,‘达达’就是族长的意思。李是奔拇族的老朋友了,原本的计划就是要去觐见新任达达。”
  “奔拇族人是突然之间消失了吗?”
  “不是。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调查队在挖掘埋葬地点时,发现了大量土葬不久的尸体。全部死于非命,但是死因不得而知。”
  “是不是发生了内讧?”
  “不会的。奔拇族人团结友爱。在他们看来,个人与集体几乎密不可分,从没有用暴力来解决集体内部矛盾的概念。纵览他们两千四百年的历史,也从来没有一个人因为人与人的暴力争执而丧命。”
  “那会不会是爆发了男性易感的传染病?”
  “报告说尸体上没有检测出高致命性的病原体。尽管不能完全排除爆发未知传染病的可能,但是目前也仅仅是一种假设而已。不过,尸体照片中拍到了一些可疑的东西。”
  秋山从文件中拿出十来张照片。照片上是沾满了泥土、枯枝败叶和死蚯蚓的人类尸骨。尸骨低着头,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呈现出向上天祈祷的姿势。上颚与下颚之间被钉进了一根木头。
  “这根木头是什么?”
  “这是用来索住人三魂七魄的木楔。往土葬的尸体头部钉入一根楔子,可以避免灵魂被扎比带走。问题不在这儿,你们看这里的骨头。”
  秋山指向尸骨的肩膀。
  “……手臂像是缺了一块啊。”
  茂木一脸费解,嘴里默默念叨。经他这么一提醒,再看每具尸体的胳膊和腿的骨头都有缺损。
  “一些骨头上还有动物的齿痕。”
  “难不成是奔拇岛的动物攻击了人类?”
  “确实如此。根据李的证词,在他十月份上岛的时候,仅剩一个身负重伤尚未死去的青年。据说那名男青年的肚子上有巨爪造成的三条撕裂伤。”
  “那名学者没有问一问青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问了。但是和其他幸存者一样,青年无法进行正常的交流,只是不停地重复着同一句话。”秋山的喉结缓慢地上下活动,“他说‘给我水’。”
  牛男两人不寒而栗。
  “那个青年后来怎么样了?”
  “听说调查团抵达的时候他已经被埋葬了。对于大规模死亡的原因,调查团报告公布的结论也是野生动物袭击所致。奔拇岛上有食肉的野狗和鳄鱼,海中也偶见鲨鱼。在达达选举之前,男性候选人为了彰显英勇气概,很多时候会刻意为了狩猎而狩猎。选举前过分高涨的氛围导致男人们跨越了生态红线——这个解释有一定的说服力。如此一来也说得通了,男性当中之所以仅有老人和小孩幸存,是因为这些人从一开始就不是达达的候选人。
  “可是岛上的居民与动物们共同生存了两千四百多年,也不断地从大自然汲取保护族群的智慧。很难想象单单一次选举会造成这么惨烈的死亡案件。”
  “那么会是什么原因呢?”
  “很难说,但是我有一个可怕的假设。那就是有人把凶猛的外来动物带上了奔拇岛。”
  秋山低下头不再说话。他在等待牛男的回应。
  毋庸置疑,他怀疑牛男。但是牛男不仅从来没有离开过日本,也没有把野兽投放到某个岛屿任其屠戮土著的邪恶癖好。
  牛男求助似的看向茂木,茂木却没有回头,而是一本正经地审视照片,不停地点着头。这个不靠谱的家伙。
  “这个,我想反问一下。秋山教授,您觉得我干了什么?”
  “《奔拇岛的惨剧》里面写到,族长可以与岛上所有女性保持性关系。而凶手的动机也源自这一特殊的文化。”秋山哗啦哗啦地翻着书,“这个说法是正确的。奔拇族虽然禁止婚前性行为,但是驱除邪灵的达达是个例外。达达在奔拇语中有‘父亲’的意义,可以通过打破禁忌的方式,间接强化族长的权威。
  “学者们从保护文化的角度出发达成了默契,不会在公开场合谈及此事。起码没有一篇日语的论文提到过这件事。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了奔拇族的这个风俗习惯?你是不是真的去过奔拇岛?”
  “我搜集了资料,从英文论文里面看到的。”
  “你刚才好像说的是你看不懂英文吧?”
  秋山用手指敲打着报告。糟糕,这样下去自己就要被当成灭绝奔拇族的凶手了。牛男绞尽脑汁地思索着。
  “好吧。我说实话,奔拇族的风俗习惯都是从我父亲那里听来的。”
  “你父亲?”
  “他是文化人类学者锡木帖。”
  牛男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面部神经上,做出一副坦然的表情。反正帖已经不在人世。随自己怎么说都是死无对证。
  “原来如此。原来你是他的儿子!锡木这人本来就不守规矩——不,是不被禁忌所束缚,就像达达一样。”
  秋山语速变快了。瞳仁也不再那样犀利。
  “您认识我父亲?”
  “锡木是我的弟子。我们俩脾气一直合不来。我和锡木总是针尖对麦芒,不过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我们太过相似所致。”
  秋山意味深长地说道。
  “此话怎讲?”
  “锡木和这件事没有关系。一来他两年前就已经过世,二来他对奔拇族怀有很深厚的感情。很抱歉,怀疑到了你的身上。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秋山动手整理摊开在桌子上的资料,准备放入公文包。
  “稍等一下。个人认为刚才这个故事应该展现在大众面前。不知您是否愿意为贺茂川书店执笔创作一本书呢?”
  茂木自说自话似的问道。
  出人意料的是秋山非但没有震怒,反而十分客气地看向茂木。
  “可惜我的时间并不宽裕啊,不能满足你的要求。但其实我的稿子已经在你们手上了。”
  “——您的意思是?”
  “到时候二位自然会知道。今天劳烦二位了。”
  秋山说着,一只手拿起公文包走出了接待室。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