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恋爱的贡多拉(东野圭吾2016年新作,与众不同的恋爱推理:你以为的天作之合,也许只是同床异梦)

書城自編碼: 2999210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小說侦探/悬疑/推理
作者: 东野圭吾
國際書號(ISBN): 9787514359848
出版社: 现代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05-01
版次: 1
頁數/字數: 296/150000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55.1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新质生产力:中国创新发展的着力点与内在逻辑
《 新质生产力:中国创新发展的着力点与内在逻辑 》

售價:HK$ 94.8
“漫画强国科技”系列(全4册)
《 “漫画强国科技”系列(全4册) 》

售價:HK$ 168.0
打破社交媒体棱镜:探寻网络政治极化的根源
《 打破社交媒体棱镜:探寻网络政治极化的根源 》

售價:HK$ 69.6
那一抹嫣红
《 那一抹嫣红 》

售價:HK$ 70.8
十八岁出门远行
《 十八岁出门远行 》

售價:HK$ 54.0
新能源与智能汽车技术丛书——智能车辆感知、轨迹规划与控制
《 新能源与智能汽车技术丛书——智能车辆感知、轨迹规划与控制 》

售價:HK$ 141.6
鼻科学与前颅底手术——基于案例分析
《 鼻科学与前颅底手术——基于案例分析 》

售價:HK$ 357.6
弗吉尼亚·伍尔夫传:作家的一生
《 弗吉尼亚·伍尔夫传:作家的一生 》

售價:HK$ 105.6

 

建議一齊購買:

+

HK$ 65.3
《 伽利略的苦恼 》
+

HK$ 57.7
《 沉睡的人鱼之家 》
+

HK$ 57.8
《 大雪中的山庄 》
+

HK$ 57.3
《 造彩虹的人 》
+

HK$ 57.7
《 风雪追击 》
+

HK$ 57.7
《 那时的某人(东野圭吾中短篇小说集) 》
編輯推薦:
★ 百万畅销书作家 日本推理大师 东野圭吾 2016年新作
★ 与众不同的恋爱推理 那些同床异梦的恋人们
★ 你有没有半夜忽然惊醒,看着身旁熟睡的男人莫名惊慌过?
★睡在我旁边的那个男人,真的可靠吗?
★ 虽然是一本推理小说,但不知道为什么,小编很想推荐给每一个恋爱中的姐妹们。
碾压一切两性手册的推理故事。
★ 比一大波僵尸还可怕的是人心。
这个恋情的终点
究竟是天国还是地狱 ?
每一个图谋不轨注定都要被发现。
★ 东野圭吾:一场完美的恋情,需要的不仅仅是爱。而是需要更高的觉悟。
★ 一本让你彻底理解艺术来源于生活的书。
內容簡介:
日本大师东野圭吾与众不同的恋爱推理
一个渣男引发的一连串悲情事件。

将恋爱与推理完美结合起来的一本小说。作品描述了8对男女的情感纠葛,用心理推理的手法层层递进以剖析恋人间的心理催眠和彼此深埋心底的秘密。

每一个恋爱中的女人都是潜在的推理作家。
只需一个尴尬的对视,
电光石火间,一本情节起伏的推理小说就能完成。日本大师东野圭吾 与众不同的恋爱推理
一个渣男引发的一连串悲情事件。

将恋爱与推理完美结合起来的一本小说。作品描述了8对男女的情感纠葛,用心理推理的手法层层递进以剖析恋人间的心理催眠和彼此深埋心底的秘密。

每一个恋爱中的女人都是潜在的推理作家。
只需一个尴尬的对视,
电光石火间,一本情节起伏的推理小说就能完成。

没有什么雁过无痕、完美轨迹。
总会留下细碎的痕迹和线索。
在你嘴角尴尬的弧度上,在你不自觉回避的眼神里,在你不自觉攥紧的手心里。
在你比平常更用力一些的拥抱里
關於作者:
东野圭吾
日本推理小说大师!
1999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2006年《嫌疑人X的献身》获134届直木奖,东野圭吾从而达成了日本推理小说史上罕见的三冠王。
著有《白夜行》《疾风回旋曲》《解忧杂货铺》等。
目錄
贡多拉
缆车
求婚大作战
滑雪联谊
双板滑雪之家
求婚大作战·雪耻篇
重播
內容試閱
1
一口气滑回缆车乘车处,映入眼帘的却是超乎想象的长队。广太一边解固定器,一边咂嘴。
怎么回事啊?人突然就多起来了。
现在正是团体游客抵达的时间段不是吗?
刚刚蹲在雪地上解固定器的桃实,抱着滑雪板站了起来。她身穿白色和粉色格子相间的夹克上衣、绿色的裤子。远远看上去,还真有点像棵桃树。
啊!可能真是这样。唉,真是太不巧了。好不容易兴致这么好
别急!别急!无所谓了,不是正好吗?我们慢慢滑吧!
这倒也是。广太接受了桃实的建议。对这次旅行并没有抱尽情享受粉雪或者在压实的雪面上用卡宾枪撕杀的奢望。总之,玩儿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没打算着急,但没想到桃实你这么厉害,不知不觉就紧张了起来。
哪有?没那么厉害啊!广太你才厉害呢。刚刚用了转换滑法了吧,还展示180度转体了。
听完桃实的话,广太得意了起来,看来她好像很认真地看了自己的表演。
那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哎?是吗?在我看来,那绝对是项绝技!
大惊小怪了!那种事谁都可以的。桃实稍微练习一下的话,也马上就会了。
真的吗?
真的。接下来试试吧!
啊?不行不行。
不许不行,有志者事竟成!学会之前不许休息。
啊?真是残暴!即使这样说,桃实还是很开心。当然,广太也很开心。
两个人抱着滑雪板,站在队尾开始排队。不一会儿,不知从哪里来的一伙女游客站到了他们后面,她们真是又话多又喧闹的一帮人。不过周围的气氛活跃一点也不错。虽说来滑雪场的客人正在逐年减少,但今天却格外热闹。
虽然人很多,但队伍一直在一点一点地不断向前移动着。
虽然人多,但氛围这么好,真是太幸运了!桃实说。她嘴角的笑意从防风镜和厚厚的围巾之间流了出来。
确实是这样,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雪。天气预报出现差错真是太好了,竟然说可能会下雨。
下雨就太糟糕了。
就是!千万不能下雨,这次我从上到下可都是全新的装备呢。
啊!真的呀,好险啊。
真是太幸运了
广太身穿藏青色的夹克上衣、灰色的裤子。特别说明一下,这些都是为了今天特意买的与桃实的第一次滑雪约会。不,不只这些是新的,滑雪板、靴子甚至头上的黄色帽子,都是为了这一天而特意买的。
队伍继续前进,已经到阶梯处了。他们一边留意着脚下,一边小心翼翼地一阶一阶地向上走。
哎,这里有家有名的担担面店,对吧?桃实说。
是的,里面放有野泽油菜,非常好吃,我每次来都去吃。
哎!好想吃啊!
好!那么,午饭就吃它吧!降落到向阳处的滑雪练习场那边的话,应该就很近了。
好厉害!广太你对这个滑雪场好熟悉啊!
嗯,因为我几乎每年都来。
好厉害!桃实重复说道。
好开心啊!广太品味着心中的愉悦,可以和喜欢的女孩儿两个人单独来做冬天最喜欢的事滑雪。从今天开始连续两天一直都待在一起,住处定在了滑雪场旁边的酒店。夜晚要怎么过呢?他的想象无限地膨胀着。然而,任由想象过度发展的话就没法滑雪了,所以要适可而止。
终于爬完了所有的台阶,一个盛有滑雪板罩的筐子映入眼帘,广太伸出一只手从里面取了两个出来并递给了桃实一个,又帮助吃力的桃实把它套在了滑雪板上。心想为什么不管在哪里乘坐缆车都会觉得滑雪板罩这么难用呢?就不能多下点功夫做得好用点吗?
离乘车处已经很近了。
不好意思,请大家一起乘坐!年轻的女工作人员用尖厉的声音大声地喊着。这对本想着和桃实两个人单独乘坐的广太来说,简直太不妙了。但是,这么多人也就无法抱怨了。这里的缆车是大型的,最多可以同时乘坐十二个人。
轮到广太他们了,空缆车转了过来。先让桃实坐进去以后,广太也进去了,选择与坐在里面的桃实面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就像是理所当然的事一样,不认识的人们也从后面坐了进来。排在他们身后的一个女性四人组还没有坐到座位上,便开始哇啦哇啦地说着。她们就是从排队的时候开始就喋喋不休地一直说话的那伙人。虽然心想真是太倒霉了,好在乘车的十几分钟也只能忍耐了。
门关上了,缆车开始加速。向外看去,周围一片雪白的景色映入眼帘,身穿五颜六色衣服的双板滑雪者和单板滑雪者散布在各处,尽情地滑着。
哇,好激动,好久没有这样出来玩儿了。四人组中的一个人欢快地说,是紧挨着广太坐在他左边的那个女人,学生时代结束以后就再也没有滑过雪了,嗯七年了啊!
绘里香,你会滑吗?我是完全没有信心。坐在广太左边斜对面穿着绿色夹克的女人说。绘里香貌似是指坐在广太旁边的那个女人。
多少会一点吧!话说,七年前都不确定是不是能顺利地滑,所以现在即使比那时候更笨拙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哟。说完她哈哈哈地笑了。
广太在脑子里计算着。学生时代结束以后七年?最后上的几年级,这个很重要。一年级的话,现在是二十五岁左右。不,从她们的说话用词和氛围来看,这是不可能的。最后一次滑雪是毕业前的时候,当时她二十二岁的话,现在是二十九岁。嗯,这个数字是比较符合实际的他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说起来,我们四个人一起旅行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呢。另一个女人用稍微有点深沉的口吻说,从声音传来的方向看,那个人与广太之间隔着一个人,让大家特地赶来,真是对不起。
哎?为什么要道歉呢?说清楚,我可是玩儿得非常开心哟。广太旁边的那个刚刚被叫作绘里香的女人说。
是啊!好不容易才聚到一起,千春也一直很期待哟!那个穿绿色夹克的女人说。坐在与广太隔一个人的位置的那个女人貌似叫作千春。
话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是吧?还以为会更冷呢。绘里香说。
嗯,如果在滑雪服的里面套三件衣服就好了。
听到穿绿色夹克的那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使广太不禁看了过去。三件就好了?现在到底穿了多少件啊!
这时,之前一直保持沉默的那个坐在穿绿色夹克上衣的女人旁边的女人说话了,好像我也穿多了,这件滑雪服比想象中的还要暖和。说着捏了一下红色滑雪服的袖子。
这句话引起了广太的注意,因为这个声音听上去很像是熟人的声音。他用侧眼飞快地瞥了一眼,但由于防风镜和面罩的遮挡,完全看不到脸。
听你说这件衣服是为了这次旅行特意买的,是吧?绘里香指着穿红色滑雪服的那个女人说。
嗯,因为之前的滑雪服已经穿了很久了,想着差不多该买件新的了。
果然很像,腔调也一模一样,不祥的预感在广太的心中扩散开来。看一下她的滑雪板,总感觉像是租来的。
整套都是买的吗?那个叫作千春的女人问。
滑雪服和手套是买的,但果然应该还是再买个防风镜啊,这个不一会儿就模糊不清了。就这样,那个穿红色滑雪服的女人把防风镜拿了下来。那一瞬间,她的面罩发生了偏移,脸露了出来。
广太的心简直要从嘴里飞出来了。
那个穿红色滑雪服的女人,是美雪。
美雪是广太的女朋友,两个人已经同居了。
2
广太在东京的建筑改建公司工作,负责销售和设计,入行整整十年了。虽然工资并不太高,但是每当看到顾客因翻新过的房屋两眼发亮时,他都会因为选择了这项工作而感到自豪和幸福。
美雪进入那家公司,是在三年多前。虽说进入公司,但并不是正式录用,而是作为合同职员进来的。她负责CAD,通俗地说就是用电脑绘图或者用3D形式展示完成后的预想图。对广太他们来说,这就是支持他们的辅助性工作。当然,他们之间需要交流的地方也很多。
尽管美雪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是微微上吊的眼睛,但她看上去一点也没有争强好胜的样子,甚至可以说她会给人一种自己想要支持他人成功的感觉。她经常对广太工作的样子表示钦佩。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得到年轻女性的赞扬呢,更何况对方还很漂亮。这样,没过多久广太就喜欢上了她。
广太下定决心告白后,发现美雪仿佛也并不讨厌他,这样两个人的交往出乎意料地顺利。
貌似两人很投缘,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两人之间从未发生过大的争吵。在这期间,他们两个人生活在了一起。尽管房屋只是一室一厅一厨的单身小公寓,但由于两个人都很擅长有效利用空间,因此并没有感到拥挤。
去年秋天,同居刚好过去一年,美雪终于开口了。
我说,将来的事,你是怎么打算的呢?
那是吃完晚饭后他们两个人正喝泡沫葡萄酒的时候,彼时广太手里拿着遥控器正打算打开电视。
来了!
这是广太心里一直害怕的事,他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打开电视呢。但是,这是早晚都要做出决定的事。
什么将来?广太放下遥控器问道。
我们两个人的将来,她说,请看着我。
嗯,广太抬起头看着美雪的眼睛。他很想错开,但还是忍住了。
你是怎么想的?打算就这样一直同居吗?
广太摆弄着自己的头发说:不行吗?
那么,那儿怎么办呢?
哪儿?
然后美雪用拇指和食指做了一个圆形。
我打算不用那个了
广太明白了,是说避孕套的事。
是说想要孩子吗?
嗯,美雪盯着广太的眼睛点了点头。
我已经二十九岁了啊,明年就三十岁了,现在马上就要,也已经不早了。即使不避孕,也不一定能马上怀上。
她说的没有错。对广太来说,他只有两条路可选了。其一是:我不想要孩子,我们分手吧。但他并没有选择这条路,因为他并不想分手。
那么,只剩下一条路了。
知道了。他小声地回答道。
知道什么了?美雪问,这时一股威慑力从她稍稍有些上吊的眼睛中散发了出来。
就是广太嘟囔着,避孕套的事。
可以不用吧?
嗯。
太好了!美雪的嘴角稍微上扬,但是这样的话,便产生了一个问题。
什么?广太明知故问。
如果有了孩子,肯定要告诉父母了是吧。到那个时候,总不能说事实上只是同居关系吧?感觉有一缕光瞬间从美雪的眼睛中闪烁了一下。
广太和美雪的老家都在外地。自不必说,他们并没有告诉父母同居的事,幸运的是双方的父母也都没想过去调查一下他们三十岁孩子的独居状况。
不得不说,美雪真是伶牙俐齿。简直就像围棋一样,将广太的逃路一个接一个地堵死了。
嗯,他支支吾吾说,这倒也是。
是吧?怀孕以后好想堂堂正正地跟父母汇报,让他们为我们高兴啊!至少我是这样想的。
当然,广太说,我也是这样想的。
是吧。
美雪的眼睛仿佛在宣告着:那到底怎么办啊?赶紧放弃逃跑的念头吧!
嗯。广太抱着胳膊回答道,也就是说,和双方的父母打个招呼就好了,告诉他们我们是这种关系。
这种关系?
就是说,广太清了一下嗓子继续说,可以生孩子的关系,并且正在打算生孩子。
美雪皱起了眉头,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广太停止了挣扎,因为已经无路可逃。
总之就是说,他说,结婚就行了。将结婚的事告诉双方父母以后,就完全没问题了。将这些说出口的瞬间,广太的心中充满了失败感。
美雪眉间的褶皱瞬间消失了,脸上闪耀出光芒。
哎?这是什么?求婚?
如果不是因为坐在椅子上的话,广太可能咔嚓腿一弯就摔在地上了。这哪里是求婚啊!难道不是因为你一直在进行诱导性地追问吗?但是,无论如何他也没法将这些话说出口。
嗯,是啊。广太无精打采地说。
太好了!好开心!美雪站起来,给了广太一个大大的拥抱。
广太抱着美雪心想既然她因此变得这么开心,也挺好的。说心里话,广太是希望在保持单身这种轻松的状态下,一直保持和美雪的关系的。结了婚的话,责任啊什么的,感觉会增加很多需要承担的东西。但是,站在美雪的立场想一想,确实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广太也觉得或许是时候做个彻底清算了。
说定了以后,女人的行动就很快。周末,便要去拜访他们双方的父母,广太带美雪回他在福井的老家,第二天又去拜访了美雪在名古屋的老家。幸运的是双方的父母都很高兴,就连知道了同居的事也没有责备他们。甚至,当美雪告诉他们因为打算马上要孩子,所以举行婚礼的时候可能会已经怀孕了这件事时,他们也一副开心的样子。广太的母亲甚至煽动说:好啊,现在奉子成婚什么的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预订好婚礼的话就完全没问题了,没事没事,加油!
婚礼定在了五月。广太试图把日子延后,哪怕往后延一点点,但美雪坚决不退让。她的生日在六月,而她无论如何都想要在自己二十几岁的时候穿上婚纱。
与美雪的情绪高涨完全相反,广太的情绪不断低沉。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了,但总觉得结婚让他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就是说产生了所谓的婚前抑郁症。
这时,有个学生时代的朋友邀请他参加联谊。那个朋友知道广太有女朋友,但并不知道他已经订婚了,因为广太一直没有说过订婚的事。
为了消除郁闷,广太便同意参加了。五对五的联谊,据说对方是在百货商场的化妆品专柜工作的女孩儿。
在这里,广太与桃实相遇了。与其说她栗色的眼睛和丰满嘴唇让人印象深刻,不如说她是个娇艳的女孩儿。合身的针织衫,凸显着大胸,完全是广太喜欢的类型!
交流一下后竟然发现,她的爱好是滑雪和电影鉴赏,这和广太也很一致,两人没多久便感到情投意合。他们约好了最近两个人单独见面,并当场交换了联系方式。
联谊一周后,广太就开始和桃实约会了。一起吃了饭,还稍微喝了一点酒。不出所料,聊得很愉快,广太的心扑通扑通直跳,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欢乐的时间总是一闪而过,广太把桃实送到了她独居的住处。她会不会邀请我进去呢?虽然最后期待落空,但他成功地在公寓附近亲吻了桃实。
那天,一回到房间他就看到美雪正在对着电脑做什么。
回来了,今天回来好晚啊。她说。
工作比想象的更费事,然后又为了犒劳自己喝了点酒。
哦。
身为合同职员的美雪,一年前去了其他的公司。那天晚上,广太打电话通知了美雪他要在外面吃晚饭的事。
广太一边换衣服一边窥视美雪在盯着看的显示器,上面显示的是婚纱的图像。
广太再次深切地感受到倒计时已经开始了。
自那以后,广太又和桃实约会了很多次。他告诉自己,也只有现在能这样了,和美雪结婚后就果断地和桃实分手。因此,他更加珍惜现在。
期待许久的滑雪季终于到来,他和桃实理所当然也会说到了这个。好想一起去啊!她说。
是啊,但是去哪里呢?里泽温泉什么的怎么样?
听了广太的建议,桃实在胸前拍了拍手,开心地说:啊!好想去!
那里是最好的。但是一日游的话,距离会不会有点远呢?他略微歪了歪头,若无其事地试着问道,不能过夜吗?
两人之间,还没有发生肉体关系。对广太来说,这次是胜败见分晓的时刻。
桃实微微抬起下巴,圆圆的眼睛眨巴了两次。看着她严肃的表情,果然不行啊,广太将要放弃的时候,她厚厚的嘴唇动了。
就那样好了。
因为说得非常简单,一瞬间广太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然而,她接下来的话,证实了自己并没有听错。
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我也想滑两天。
是啊,广太不由自主地说话比较用力,那么,我来安排住宿什么的。
广太的心一下子飞到了天上去。
两个人商定了日程。因为周末会比较挤,两个人决定带薪休假,周五就出发。
真是像做梦一样,过夜还有滑雪旅行,总感觉一不小心就会突破最后的防线。
但是,还是存在障碍的。自不必说,是美雪。
一天,刚从公司回来广太就说。
烦死了,下周末我要去轻井泽。
轻井泽?为什么?
改建的别墅,必须得亲自去一趟才能交给人家。之后貌似会有宣告竣工晚会,客人请我务必参加,没办法只能奉陪了。
这样啊,真够受的啊。嗯,知道了。正好那天要在朋友家聚会,她还邀请我留宿了。
嗯,好不容易聚会,好好玩儿。
嗯,好。
美雪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这样就突破了第一关。但是,还有障碍。
滑雪是广太常年以来的爱好,他和美雪也一起去过几次。问题是,雪具和雪服太大了,最后两个人商量决定将床底下的空间做收纳两个人的滑雪物品用。因此,现在整套东西都放在那里。
广太的滑雪板、靴子还有滑雪服从那里消失了的话,会怎样呢?万一,美雪察觉到了,就解释不清楚了。
惆怅了很久,广太决定重新买套新的。
广太利用工作的间隙去了商店,不仅买了滑雪板、靴子、固定器这个三件套,还买了滑雪服、防风镜和帽子。尽管一共要十万日元以上,但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买的东西该藏在哪里呢?
广太决定利用一下他的朋友,就是邀请他参加联谊的那个男人。说完情况以后,朋友满口答应。
对女朋友撒谎,然后去出轨旅行啊!好羡慕!知道了,可以把东西全送到我这里。但是,得给我讲讲出轨旅行的经过。幸好朋友是个豪爽的人。
星期五的清晨,广太穿着西服出门了,美雪在床上目送了他。虽然也感到内疚,但看到枕边的结婚杂志,他想着这是结婚之前最后一次冒险了,也就下定了决心。
广太在朋友的房间换上了旅行穿的衣服,并说好因为给朋友添了麻烦,作为补偿支付给他的朋友五千日元的补偿金。
哎呀哎呀,出轨真是麻烦啊!那么喜欢新女友的话,和女朋友分手不就好了吗?朋友一边揉着睡意蒙眬的眼睛一边说。
这可不行,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了。
无路可退?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
广太无法将已经开始准备结婚了这件事说出口,这对朋友来说可是个大八卦,他一定会死缠烂打问个不停。虽然,对广太来说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准备好以后,广太背上行李,向东京站出发了。到八重洲中口,便看到了桃实身穿带有可爱的兜帽的羽绒服在这里等待着他。看到广太以后,她笑着挥了挥手。
广太一边跑过去,一边想幸福的时光开始了。
3
地狱般的时间开始了。
各种各样的问题在广太的脑海中翻滚着。为什么美雪会在这儿?公司呢?其他三个是什么人?
啊,好想快点去泡温泉啊!穿绿色夹克上衣的那个女人说。
这么快?连一下都还没滑呢。绘里香追问道。
本来,如果要二选一,就肯定会选择温泉的嘛。滑雪,差不多就是顺带的吧。
由美你一直都是这样,所以才会有人说你有大妈范儿呢。
要你管!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
貌似穿绿色夹克的那个女人叫作由美。
突然想起来了。美雪经常说到她一个叫作由美的朋友,应该是她大学时候参加的兴趣小组里的伙伴。夏天打网球冬天一起做冬季运动打着这样的旗号,貌似实际上只是开派对。
说起来广太在记忆里探寻着,好像美雪说起那时候的事的时候千春还有绘里香的名字也经常出现,美雪也说过她们现在偶尔也会聚会。
广太一边想一边又一次偷偷地看了一遍四人组的脸,吓了一跳!因为美雪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他的脸。由于太过惊慌,他不自觉地挺直了脊梁骨,然后她把目光移开了。
哎,怎么了?那个叫作千春的女人拍了一下美雪的膝盖说,总感觉你好像突然没有精神了。
没事。美雪摇头说着重新戴好了面罩和防风镜,可以感觉到那个声音里隐藏着不愉快的情绪。
广太紧张了起来,心想不会已经暴露了吧
他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夹克和裤子都是新的,和以前穿的衣服颜色完全不一样,美雪应该也没看到过这顶黄色的帽子,防风镜镜片是单向玻璃的,从外面看不到里面。而且,今天还戴着面罩。
不管怎么想都不会暴露。广太的体格也很大众,自从坐上缆车一句话也没有说,所以她也不会听到声音。
不好
乘坐之前呢?当然不可能没说话,比如说了有关担担面的事。听到那时的对话了吗?但是只是听到声音会引起她的注意吗?即使觉得很像,但不也只是那样嘛。
回想一下当时的对话,广太又吓了一跳。只有一次,桃实提到了广太的名字。好厉害!广太你对这个滑雪场好熟悉啊。她确实这样说过。
她听到那个了吗?
首先听到声音,然后想着这个声音和广太的声音好像啊然后竖起耳朵确认名字的话,美雪就有可能已经发现了。
想到这里,觉得她刚刚故意把防风镜搞偏的行为也别有用意,莫非她是想让广太知道她在这里?
广太心脏的跳动开始加速,全身直冒冷汗。
哎哎,桃实探出身来说,接下来,滑哪个雪道呢?
桃实漫不经心的问题,使广太神经过敏。即使知道桃实并没有错,但心里还是想着现在不要和我说话,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但是如果一直不回答的话,她接下来可能就要叫他的名字了。这绝对不可以发生!
广太也探出身来,用手套捂着嘴角小声说:坐到山顶缆车吧!
哎?哪里?好像没听到一样,桃实将脸靠得更近了。
山顶。广太心里祈祷着一定要听到啊!
嗯,知道了。桃实点了点头。
广太小心翼翼地窥视着美雪。她听到刚刚的对话了吗?不会听到了声音,然后确定这个人果然就是广太吧?
不管怎么说,千春的男人缘可真差啊!美雪突然说,这已经是第几个了来着?被劈腿,然后分手。
劈腿,听到这个词广太像被电击了一样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屁股仿佛要飘起来了。
嗯四个吧。
这也太多了!绘里香吃惊地说,与其说是男人缘差,不如说是看男人的眼光不行吧!
嗯可能真是这样吧。
不是这样的,千春说他喜欢这样的男的,说话的人是由美,稍微有点不负责任又轻浮的男人,一直都是这样,所以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要介意,利利索索地找到下一个男人就是了,下一个轻浮的男人。嗯,说清楚了,接下来尽情地享受温泉旅行吧!
你老是说这些。哎,千春被下一个男人劈腿后,我们还要邀请她出来进行慰问旅行?嗯,这样倒也不错。
听了绘里香的话,广太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貌似是千春被恋人劈腿并因此而分手,为了抚慰她心中的创伤,其其他三人为她安排了这次旅行。
我认为,美雪开口说,都是教育的问题。
什么意思?千春问。
就是说即使喜欢上的男人是轻浮的男人,教育他不许看别的女人的话也就没事了,关键是缰绳勒得够不够紧。
缰绳啊,我不擅长那个哎。
不可以这样说,又要被玩儿了啊!
这一点上,你一直都很会掌控男人啊。绘里香对着美雪说,现在已经同居了,对吧?肯定把男朋友勒得挺紧的吧!
真没有礼貌,没这回事哟,也没这个必要。
广太想咽口唾沫,可是嘴里什么都没有。
就是说不用担心?由美问。
嗯,虽然他看上去很轻浮,事实上挺负责任的,所以可以信任他。
哎呀?在防风镜的下面广太眨了眨眼。美雪刚刚的台词,听上去像是真心的,也就是说美雪没有注意到她的同居对象在这里啊。
不,还是不能放心。也可能是事实上已经注意到了,故意用信任这个词,让广太受到良心上的谴责。
假如,他出轨了的话,要怎么办呢?解除婚约?
听到绘里香的提问,广太变得提心吊胆。
美雪稍微思考了一下回答:不会哦。
不分手吗?千春吃惊地问。
嗯,美雪点了点头。
那样的话,不是正如他所愿了嘛。我和千春不同,我不会放过他的。美雪用同样冷静的语气说道。
哎?那你会怎么办呢?怎么办呢?由美一副好奇心外露的样子看着美雪。
我觉得男人即使结婚了一辈子也会出轨那么几次,因此结婚之前出一次轨什么的,忍一下就好了。重要的是,之后
嗯嗯。其他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向美雪靠了过去,广太也很在意接下来的话。
啊!好厉害!快看快看,他们在那么厉害的地方滑呢。桃实指着窗外说。
虽然广太很想说:这种情况下,不要和我说话啊!但也不能无视她,便向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啊,真的!
哎,你在看哪里呢?不是那里,是那里啦。
广太简直要哭了。他东张西望着,心想:哪里都一样啊!
这里就该缰绳出马了,美雪开始说,尽管忍耐了他的出轨,但要明确让他知道并没有原谅他。如果有什么不满的事的话,说不定之后会旧事重提很多次。这样,结婚后的主动权便掌握在了我的手里,才不会让他随心所欲呢。
这样啊,绘里香佩服地说,好恐怖的女人。
他背叛了我,这是理所当然的啊!
成功地把他塑造成妻管严啊!
听了由美的话,美雪连忙摇头。
妻管严?想得太好了。成功地把他塑造成男仆啊!一辈子做我的男仆。
广太觉着美雪果然注意到他的存在了,所以才故意说这种话的。你明白了吧,从明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男仆了。
不过,也取决于是什么程度。美雪说。
程度?千春问。
与出轨对象的关系。如果没有发生性关系的话,也可以饶了他。
这样啊!广太好像看到了一丝希望。
但是,美雪继续说道:
只限被我盘问之前主动自首的情况哦,不是这样的话就不行了。肯定是不可能不露马脚的,我肯定会有所察觉。但是,我会给他时间考虑,在这期间他如果自首了的话安全,但是如果没有自首的话出局。我觉得这样也已经够讲人情的了哦。
哎?这是什么意思?广太想了一圈。
如果美雪注意到了广太在这里而说了这种话,就是说思考时间已经开始了吗?期限到什么时候?
从缆车上下去以后,下次见面可能就到明天晚上了。那时,广太和桃实就已经发生关系了吧。即使没发生关系,美雪也不会相信。
就是说从缆车上下去之前是思考时间。美雪默默地逼迫着在这里坦白吧!
但是,也有可能不是这样。
也许一切都只是因为广太想得太多了,事实上美雪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碰巧说到了这个。
一定是这样的,肯定是这样没错,一定要是这样!
你男朋友会怎样做呢?察觉到你发现了以后,会利利索索地道歉呢,还是会依然与出轨对象纠缠不清?
嗯会怎样呢?稍微沉默着思忖了一会儿以后,美雪突然向缆车前进的方向指了过去。
大家快看,这个滑雪场也是一样,可以看到缆车或者升降机的铁塔上带有写着分数的牌子是吧。这里是三十三分之几?铁塔一共有三十三份,它会告诉我们,我们现在处于什么位置。
她说完后,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哎?什么?那怎么了?和刚刚说的事有什么关系吗?由美的疑问合情合理。
那个如果从相反的角度考虑的话也可以说是倒计时,是吧。马上就要到达终点了,赶快做准备与这个相结合考虑一下。
我知道啊!但是,那又怎么样呢?由美急躁地问。
尽管其他三个人貌似没听明白,但广太完全明白了美雪的目的。已经完全没有疑问了,她是在催促广太不快点坦白的话,缆车就到终点了哟,那样你就出局了哟。
广太下定了决心。当场现出原形,祈求她的原谅。虽然也许会被其他三个人戏弄,也会遭到桃实的鄙视,但这也没有办法。她们最终都是外人,但他必须和美雪在一起过一辈子。
我说,那个桃实又来和广太说什么,但已经不重要了,广太将手伸向了防风镜。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