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风雪追击

書城自編碼: 2974490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小說侦探/悬疑/推理
作者: [日] 东野圭吾 著 赵文梅 译
國際書號(ISBN): 9787514357042
出版社: 现代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03-01
版次: 1 印次: 1
頁數/字數: 318页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57.7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鼻科学与前颅底手术——基于案例分析
《 鼻科学与前颅底手术——基于案例分析 》

售價:HK$ 357.6
弗吉尼亚·伍尔夫传:作家的一生
《 弗吉尼亚·伍尔夫传:作家的一生 》

售價:HK$ 105.6
不胜欢喜
《 不胜欢喜 》

售價:HK$ 63.4
现代欧洲史:1500—1815
《 现代欧洲史:1500—1815 》

售價:HK$ 105.6
高颜值创意饮品:咖啡 茶饮 鸡尾酒 气泡水
《 高颜值创意饮品:咖啡 茶饮 鸡尾酒 气泡水 》

售價:HK$ 71.8
慢慢来,好戏都在烟火里
《 慢慢来,好戏都在烟火里 》

售價:HK$ 59.8
一间自己的房间
《 一间自己的房间 》

售價:HK$ 47.8
波段交易的高级技术:股票和期权交易者的资金管理、规则、策略和程序指南
《 波段交易的高级技术:股票和期权交易者的资金管理、规则、策略和程序指南 》

售價:HK$ 94.8

 

建議一齊購買:

+

HK$ 50.8
《 大象的证词 》
+

HK$ 37.7
《 默闭之域 》
+

HK$ 57.3
《 造彩虹的人 》
+

HK$ 50.8
《 奉命谋杀 》
+

HK$ 57.8
《 大雪中的山庄 》
+

HK$ 57.7
《 沉睡的人鱼之家 》
內容簡介:
日本大师东野圭吾新长篇小说,
以暴风雪中的滑雪场为背景,讲述一个突然被指认为杀人凶手的男孩,为了洗清嫌疑而进行推理与自救的故事。作者将缜密的逻辑推理与快节奏的滑板运动结合起来,带给读者一个充满紧张感的阅读体验。依旧是东野老师,节奏感紧凑,笔触直指人心。没有血腥暴力,却让人陷入人性的思考。
风雪交加的滑雪场。
飞驰人群中的一次邂逅。
命运的交叉点
两层老式公寓。
散落的围棋,被盗走的钱,一位死去的老人。日本大师东野圭吾新长篇小说,
以暴风雪中的滑雪场为背景,讲述一个突然被指认为杀人凶手的男孩,为了洗清嫌疑而进行推理与自救的故事。作者将缜密的逻辑推理与快节奏的滑板运动结合起来,带给读者一个充满紧张感的阅读体验。依旧是东野老师,节奏感紧凑,笔触直指人心。没有血腥暴力,却让人陷入人性的思考。
风雪交加的滑雪场。
飞驰人群中的一次邂逅。
命运的交叉点
两层老式公寓。
散落的围棋,被盗走的钱,一位死去的老人。
一枚清晰的指纹。
一场猎杀与逃亡,
谁能证明谁的无罪?
野泽滑雪场。
能证明自己清白的目击者。
在飞驰的人群中寻找
只见过一面的女孩儿。
华丽的单板技术,亮粉色的滑雪衣以及
让人怦然心动的面庞。
究竟,能不能找到她?
究竟,我的嫌疑要怎么洗清?
關於作者:
东野圭吾
日本推理小说大师!
1999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2006年《嫌疑人X的献身》获134届直木奖,东野圭吾从而达成了日本推理小说史上罕见的三冠王。
著有《白夜行》《疾风回旋曲》《解忧杂货铺》等。
內容試閱
还有30分钟就要到达东京车站的时候,小杉敦彦胸前口袋里的手机提示有电话打进来。这并不是他的个人手机,而是为了工作,工作单位发放,并强制大家携带的。小杉敦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坐起身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按到手机的接听键,我是小杉。小杉敦彦用毫无感情的语气说道。
出差怎么样?电话里传来上司南原单刀直入的官腔。
累啊。小杉回答道,毕竟,一大早就坐新干线到仙台,之后一整天都在来回转,除了午饭,没有一刻休息的时间。
在回来的新干线上睡觉了吧?
最近有一些失眠。刚迷迷糊糊想要睡着的时候手机响了。
嗯,南原用单音节鼻音回复他。
刚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想回家舒舒服服喝两杯啤酒,工作用的手机却响了,然后脑子里那根防线就紧张起来了是吧?
没有这回事,小杉本来想这样回答,但是一想既没有这样回答的理由也没有这样回答的义务,转而问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南原稍微装腔作势地停顿了一会儿说道:有案子了。
这是肯定的吧。小杉想,如果不是,那在别人出差回家途中打电话过来闲谈不是找事儿吗?
小杉刚想问是什么案子,南原接着说道:是凶杀案。
小杉一时语塞,祈祷自己是听错了。
那个,小杉干咳一声接着问,您刚才说什么?
我很理解你不敢相信的心情,我也不敢相信,但是,很可惜,这不是开玩笑,是名副其实的杀人案件。现场是在三鹰市N町的一户人家,入室抢劫杀人案件。值钱的东西被盗走了,被杀的是住在家里的80岁的老爷爷。
听到这里,小杉内心一片愁云扩散开来。因为这听起来并不像是几个小混混之间打架,失手杀人那么简单的案子。
那个,系长,凶手是什么情况?小杉心存一丝侥幸地问道。
还没抓到,也没有人自首。
果然不出所料。手机仍然贴着耳朵,小杉低下了头。
因此,南原继续说道,初步的调查已经启动,知道你很累,但是不好意思,回到东京之后,你直接去趟现场吧。尽快!地址是
您稍等一下,我打算今天直接回家,各种事情都暂时告一段落了,所以我可以暂时先回家吗?
没有这个闲时间,反正你是一个人生活,也没什么关系吧?
我忘记给猫喂食。
它不会轻易被饿死的,你放心吧,今天一定让你回去,你记下案发现场的地址。
虽然小杉对此恨得咬牙切齿,但还是从口袋里拿出笔记本,记下了南原所说的地址。
我想你也明白,像这样的案件,不能只是我们署来调查。
听了上司的话,小杉心里更加郁闷了,也就是说必须搜查本部发挥作用啊。小杉想,就知道南原一定会这样说。
明天我们署也会开设相关部门介入调查吧。明天一早可能就会举行调查会议,必须要准备一下。从明天开始,做好不能回家的准备吧。
再见。南原不等小杉回答就挂断了电话。
小杉忍住摔掉手机的冲动,回到了车厢里。他看了一眼时间,刚过5点。
从东京车站换乘中央线,从最近的车站下来,小杉打了辆出租车。N町到处都是独门独院的住宅,是非常安静的住宅区。从出租车上下来,小杉很快找到了目的地。因为门前的路上并排停着几辆巡逻警车,周围聚集了看热闹的人们。小杉看到门前的牌子上写着福丸。
小杉先生。小杉听到有人叫他,循声望去,是后辈白井走了过来。这家伙在学生时代就打橄榄球,所以身材很健壮。相比之下,脸就显得孩子气。在他独生女所在的幼儿园的孩子都戏称他为面包超人。
仙台怎么样?吃牛舌了吗?白井是个吃货,即使是别人出差,他也会调查当地的好吃的。
哪有那个闲工夫,到处跑来跑去,累惨了。小杉想赶紧结束这个话题似的说道。实际上,午饭的时候吃了牛舌,但是没有必要如实相告。
早知道这样的话,就坐再晚一点的新干线回来了。
您节哀顺便。
说说吧,什么情况?小杉指着屋顶说道。
法政的工作还没有做完,我们还不能进去,但是他们提供了录像给我们。说着,白井把通行证拿在了手里。
其他人呢?
搜查科的几个人正在分头向附近的人询问情况呢。
正如南原所说的,真正的初步调查已经开始了。
系长呢?
应该是在署里和被害人家属谈话呢。
小杉叹了一口气,想,虽然很累,但是现在还不是能放松下来休息的时候。
和旁边的警察打了个招呼,两人钻进了停在路边的警车,坐在了后座上。
报警中心接到报警是在下午的4点20分。一位女士说,家里有人被杀了。当时情况非常混乱,她也说得不是很清楚。接着在附近执勤的两名民警赶了过来,确认了情况。这时候女士稍微冷静了下来,可以说明情况了。
据白井描述,报警的人正是这家的主妇福丸加世子。加世子平时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在附近的超市上班,下班之后会和同事聊会天然后回家。今天也是如此,在四点钟之前回到了家。回来的时候发现玄关的门没有锁,加世子也没有多想,因为她知道,虽然这个时间点丈夫在上班不可能回来了,但是和他们一起住的公公在家。公公忘记锁门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加世子从玄关进来直接进了厨房,并没有马上发现有什么异样。等走到客厅她才发现,客厅的地板上东西散落一地,抽屉被拉了出来反扣在地板上。
加世子冲出客厅,跑向旁边的房间,一边敲门一边叫着公公。因为公公住在那间屋子里面。但是,公公并没有回应她。心急如焚的她这时也不能冷静下来,擅自打开了门。首先应入她眼帘的就是开着的电视机。然后她就看到
这种情况。白井将他拿着通行证的画面转向了小杉。
这是一间铺着榻榻米的日式房间,穿着毛衣的老人趴伏状倒在地上。旁边还放着坐垫。
随着白井调整画面,可以看到有些画面被做了标记。老人的脖子处给了一个特写。老人的脖颈处有明显被人勒过的红黑色痕迹。
凶器呢?
没有找到。
据白井讲述,被害人名叫福丸阵吉,八十八岁。之前在公司是董事,但是现在除了养老金没有其他收入。现在和他一起住的是长子秀夫和秀夫的妻子加世子。两个孙子现在就业搬出去住了。
听系长说,之前的东西都被抢劫了。
客厅抽屉里差不多二十万日元不见了。据说那是家里的生活费,习惯性放在那里。据加世子夫人说,她出门的时候钱还在。
还有什么被盗了?
被害人的房间里也可能还有什么被盗了,但是大多数只有本人才知道,现在的情况也不能得以确认。夫妻二人和孩子的房间都在二层,从迹象上看,疑犯没有去二层。也可能是疑犯觉得拿到了一部分现金想赶紧逃离现场吧。
疑犯是从哪里进来的?
依照法政同事来看,后门和窗户都是里面反锁的,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所以推断应该是从玄关处进来的。
小杉扫了一眼家里的情况,问道:有监控录像吗?
白井皱了皱眉头说道:没有安装。
这样啊。小杉叹了一口气。每当有类似的案件发生,他就想埋怨国家为什么没有把安装监控录像制度化。
白井把手伸进内侧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好像是有人打电话来了。
您好,我是白井。是的,我现在和小杉前辈在一起。我明白了。马上回去。白井挂断电话,看着小杉说道:是系长打来的,说有紧急情况让我们立刻回警署去。
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白井侧了一下头回答道,可别说什么让人觉得麻烦的事就好啊。
两人下了警车,走了出来。出了新干线的那条路,打了一辆出租车。
一回到警署,两人感觉就被一种紧张的气氛包围了。狭窄的走廊里,抱着工作设备和通信设备的年轻的同事们在快速地走来走去。听说是要把东西搬到礼堂去,搜查本部要设在那里。同事们的脸一样不好看。对于警署的警察们来说,没有什么比发生需要设立专门的搜查本部来解决的案件更让人郁闷的事情了。不仅耗费人力,还耗费财力,当然,上司的心情更是会变差。
两个人回到刑事案件科的时候,南原正站着和别的同事说话。南原露出一张不讨人喜欢的脸转向小杉说道:辛苦你了,对不住。但是语气里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现在是什么情况?小杉懒得计较,问道。
就是你看到的这种情况。南原看了看周围说道,大家都动起来了,希望你也尽快加入进来。
已经加入进来了。
小杉说着刚想脱掉外套,被南原制止说:先别脱衣服,有个人需要你见一下。
是哪位?
散步担当。
散步担当?小杉的眉毛都拧到了一起,疑惑地说道:什么意思?
据被害人家属称,家里养了一只柴犬。平时都是被害人带狗出去散步,但是半年前,老人你腰痛病犯了,不能长时间走动,但是,不让狗散步又觉得狗可怜,于是就雇了一位小时工遛狗。
那户人家家里有狗吗?小杉问白井。
白井侧了一下头说道:我没有留意。
上个月病死了。南原说道,狗已经15岁了,在犬类里算是非常高龄了。并且据说本来狗就有病,脚受了伤,最终恶化死掉了。然后,问题的起因就是狗受伤。据说狗当时被自行车撞到了,但是遛狗的是小时工。因为他没有注意周围的情况造成的,这激怒了被害人,解雇了小时工。
这是三个月之前的事。南原补充道。
您是说这个小时工和这次的案件有关?
这是同事询问附近的住户收集来的情报。据住在附近的一位家庭主妇说,昨天中午他看到一个男人向福丸家里窥探,并且不是生面孔,她在路上见到过这个人几次。
莫非,就是您刚才提到的散步担当?
pin-pon说对了。南原用粗厚的声音说道,还竖起了食指,这样活泼的样子感觉和他的形象很不相符。然后他又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照片。从被害人家属那里了解到他的出身,我们搜索了一下,就是这个人。
照片似乎是从驾驶本数据库里得来的。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子。二十岁左右。下巴尖尖的,眉梢向下,表情似乎是有什么不满。
疑犯怎么进去的你听说了吗?南原问道。
据白井回报,推测是从玄关处进去的。
南原食指一边左右摆动,舌头一边啧啧地发出声音。
法证那边最初是这样认为的,但后来情况有变。被害人家属提供了重要情报。疑犯也有可能是从后门进来的。
后门?难道是女主人出门的时候忘记上锁了吗?
不,门确实上锁了,但是有把备用钥匙。
备用钥匙?
在信箱的下面有一个小小的容器,备用钥匙一般藏在那里。为了不让忘带钥匙的人吃闭门羹,他们一般都会这么做。刚才让法证的同事确认了一下,之前那里确实藏有钥匙。
那么都是谁知道备用钥匙的存在呢?
应该只有家里人知道,被害人家属是这样说的南原用暧昧的语言说道。
您是说也有可能不是这样的?
南原点了点头。
因为柴犬是养在室外的,院子里有狗窝,但是天气不好的时候也会让狗从后门进屋里来。所以很有可能腿脚不方便的老人把备用钥匙的事情告诉了小时工。
小杉的视线重新回到了照片上。
关于这个小时工,被害人家属是怎么说的呢?
他们只知道他是明开大学大四的学生,其他的并不清楚。听说是被害人的熟人介绍来的。因为是为了遛狗才请来的,所以他一般都是夫妻两人不在家的时候过来,也没怎么说过话。
嗯。
听到这里应该够了吧。你赶紧去会会这个小子。南原说着拿出一张便笺,上面写着地址和名字。这应该也是从驾驶本数据库里得来的吧。
电话号码呢?
福丸夫妻不清楚。但是,被害人应该知道,所以应该很快就能了解到吧。了解到之后马上通知你。好了,赶紧去。南原站起来做出赶人的姿态,一边手心向下摆手赶人。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喂,南原。大家不用看到人脸就知道是谁进来了。
小杉回头,看到刑事科长大和田冒冒失失地走过来。这个人四方脸粗眉毛,私下里大家都叫他木屐。
附近的监控录像有什么发现吗?我说过要从头查抄吧。
当然,我们正在做。南原站得笔直回答道。
然后呢?从录像上有什么发现吗?
那个,我们接下来正要做出解析
立刻行动!磨蹭什么?慢慢腾腾都被一科的那帮人抢走功劳了。不论如何,都要赶在他们前面将疑犯抓到,明白了吗?
是,明白。南原大声回答道。
今天晚上最关键,就是今天晚上。动员警署所有警力去抓人。遇到不能解决的事儿,我来疏通。
是,我们一定全力以赴。
白井用胳膊肘戳戳小杉小声说:我们走吧。
是啊,走为上策啊。
就这样,小杉和白井一边听着大和田哇哇地大声教育着南原,一边走出了屋子。
什么嘛,那个木屐科长,总是特别着急,这次更甚。小杉一边走一边说道。
听说署长这次向总部的搜查一课请求援助了。
果然是这样啊。算了,入室抢劫犯人不明,这样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大和田科长从搜查一课负责人那里听说这件事之后,突然间心情就不好了。我也是刚听说这一点,这次由七系执行在厅制度。
小杉停下了脚步说道:七系?真的?
所谓在厅制度,就是指为了能随时加入到调查当中,留在警察厅随时待命。一般开设搜查本部部门的话,负责执行这项制度的系就会出动。
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吗?白井问。
七系的菱花系长和大和田科长在警校的时候是同期的校友。小杉小声说道。
并且听说,很早之前他们两人就水火不容,一直竞争。虽然两人都是在警部工作,但是一个实是总部另一个是在地方,要说没差别别人也不信。
啊,原来如此。
如果在这里设立搜查总部的话,那挑大梁的就是总部了。地方所辖的警署只起配合作用或者跑腿打杂,本来对于大田和科长来说已经是屈辱了,再加上指挥他的还是死对头花菱系长,大田和科长肯定满肚子火。
所以他才那么着急要赶在搜查一课到来之前将犯人抓捕归案啊。
搜查一课来了之后,初步调查的记录,以及其他收集到的一些情报都必须上交。
一个抱着大纸箱的警员满脸倦容地从两人面前经过。他应该也被要求为设立搜查本部做准备工作了吧。
如果这家伙是系嫌疑犯的话,那就好办了。小杉看着南原给他的便笺。地址是三鹰市,人名是肋坂龙实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